网站首页 ›› 燕赵文学
订阅

燕赵文学

散文:父亲,您就是子女眼中塞罕坝——
散文:父亲,您就是子女眼中塞罕坝——
清晨醒来,嘴角挂着甜蜜微笑。“笑一笑,站好!”——“预备——”摄影师一声令下——“茄子!”老少四辈30多人齐声大喊,惊飞了树上的喜鹊。“咔嚓!”快门按下,一张清明立碑祭祖家族大合影出炉了。这是睡梦中场景 ...
2021-4-18 13:49
何永利诗词文学研究集《词牌传奇》之二十七:望海潮
宋真宗咸丰末年,大词人柳永正值青春风华,他从家乡前往京城开封应试,途经钱塘江。当时正值中秋,钱塘佳处,一片兴旺繁华的景象。钱塘江潮的雷霆震撼更是刺激壮观。观潮风俗到宋时更盛,年年八月中旬,居民们倾城出 ...
2021-4-15 10:34
何永利诗词文学研究集《词牌传奇》之二十六:忆秦娥
说到这首词,那可是大有来头,可以说,自有词以来,这首词与《菩萨蛮》的辈分最大。而且,此词的作者是被冠以千古诗人李白,那可是诗之仙人,历史地位谁敢动摇?南宋词人黄升称:“两词为百代词曲之祖。”清代学者王 ...
2021-4-15 10:32
何永利诗词文学研究集《词牌传奇》之二十五:木兰花(下)
上篇说到了顾夐创《玉楼春》的故事,由于这个词牌的新颖与曲调优美的特点,很快便在朝野文人中传流了起来。尤其得到了一位大词人的喜爱,谁呢?就是当时前蜀的宰相韦庄。他得到这个词后,把玩不止,爱不择手,反复推 ...
2021-4-15 10:28
何永利诗词文学研究集《词牌传奇》之二十五:木兰花(上)玉楼春
国人最大的特点,就是具有举一反三的思维,譬如,一个新产品,纵然非己所创,但经过琢磨,经过了一些拆拆装装的过程,就会去改良此产品的某个部位,并很快注册个专利,将这些原来的产品弄成个似是而非的新东西,拿外 ...
2021-4-15 10:23
何永利诗词文学研究集《词牌传奇》之二十四:清平乐
关于《清平乐》与《清平调》,历史上历代文人各抒己见,争执不一,甚至把争论引到了大诗人李白的身上。其实,仁者见仁,智者见智,研究曲子词未必就要对每个调子的根源,细细的要个究竟,某家以为,只要大致明白了起 ...
2021-4-15 10:20
何永利诗词文学研究集《词牌传奇》之二十三:武陵春
说到武陵春的名字,大家都不陌生,凡读文学的,无人不知“桃花源”的故事,对陶渊明的故事也多是耳熟能详。但为了本词牌的根源,某家不得不饶舌费语,从头叙述一番。先说“武陵”的来源吧:“武陵”这一地名,最早出 ...
2021-4-15 10:17
何永利诗词文学研究集《词牌传奇》之二十二:醉花阴和惜纷飞
看官,本故事周折甚大,当从北宋苏轼讲起:元祐年一个春末的晚上,钱塘太守苏东坡摆宴请客,席上多是钱杭名士,杯觥交错,诗声朗朗,北宋风气,官家酒席宴上是少不了艺妓演唱的,所以在苏轼三声拍掌之后。音乐顿起, ...
2021-4-15 10:14
何永利诗词文学研究集《词牌传奇》之二十一:彩云归
曲调《彩云归》,最早起源于宋大曲,《宋史•乐志》及《通考•教坊部》均著名:“《彩云归》两本,仙吕调中有《彩云归》大曲。”《彩云归》是宋代的大曲,宋大曲与汉唐大曲稍有不同,大曲演奏,到宋时已渐 ...
2021-4-15 10:11
何永利诗词文学研究集《词牌传奇》之二十:长相思
时光倒转到一千八百多年前,东汉后期,汉武雄风已入史册,光武中兴亦成往事。中国历史上从汉末到隋朝大一统前约四百年的大动荡,已在凋敝凄凉的社会中暗暗结胎,愁云惨雾,风雨满楼。末代文人们四处宦游,欲达济天下 ...
2021-4-15 10:09
欢迎关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