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文化网 网站首页 燕赵文学 查看内容

乾坤清氣 翰海文山

2017-10-28 08:24| 发布者: 那厮小4| |原作者: 韩咏华

摘要: 韩咏华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 光禄山,就是在千年历史风烟中渐渐消遁,又在文山兄开发修葺后渐渐成名的。 这里是后唐末帝李从珂的诞生地。李从珂登基后,曾在此山修建"金紫光禄大夫祠",此山也因 ...
                                                 韩咏华
                   
      山不在高,有仙則名。
      光禄山,就是在千年历史风烟中渐渐消遁,又在文山兄开发修葺后渐渐成名的。
      这里是后唐末帝李从珂的诞生地。李从珂登基后,曾在此山修建"金紫光禄大夫祠",此山也因寺由原来的"文山"更名为"光禄山。"不知道是不是上帝的造化还是天神的有意安排,正如一切偶然都是必然一样,张文山,来到了"文山",改变着"文山"。
      光禄山庄,是各路英豪的聚义厅。从2011年每年重阳登高节,河北省各地区的几百名文学家、艺术家们,就会齐聚光禄山,曲苑流觞,吟诗作画。也因此,我结缘了光禄山庄庄主,后来成了我师兄的张文山先生。
     其实,早在2010年正定召开的河北省散文学会年会上,我就读过对文山的长篇小说《大唐末帝》。小说以后唐末帝李从珂的故事为背景,感时抚事,恢弘大气,情真意切,绮思柔美,蕴藉风流,婉约缠绵,读来情致舒朗,气贯长虹。虽然通过书上作者简介彩页,看到文山兄一双大眼睛闪烁着智慧纯朴的光芒,但当初只是见其文未见其人,而内心却已充满崇拜与崇敬。
     认识文山兄的人,都说他有佛性。你看他中等身材,两耳垂肩,方头阔面,笑容粲然,慈眉善目,大腹便便,昂首挺胸,信步悠闲。若是给他身披袈裟,手握念珠,活活脱脱一个大德高僧。大概是上天垂象,相由心生,他确实有一颗慈悲的佛心。他倾尽心力开发光禄山,受益的首先是脚下这片桑梓之地。我就认识一位光禄山下南山坡村的小儿麻痹残疾青年郗志强。他家有九旬残疾爷爷,神志不清的中年父亲。为了照顾这三条光棍的生活,山庄给郗志强安排了工作。直到现在,郗志强提起这件事,依然充满着对山庄的感激之情。
      认识文山兄的人,也公认他的豪爽。他言谈和善,举止从容,神态自若,谦卑和气。从他天庭饱满地阁方圆的脸上,你总是看到他的豁达与乐观,奔放与热情。初来乍到的人,看不出他是领导。谋划发展,上下协调是他;运筹帷幄,协调发展是他;打理照外,泥里水里是他;山上山下,猪圈伙房是他。撸起袖子下厨,拿起笔来写作,样样都是行家里手。尤其每逢我们大家上了山,他就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安排食宿,以诚相待,钟鼓馔玉,倾其所有。还总是陪着大家开怀畅谈,对酒当歌。真可谓:烹羊宰牛且为乐,会须一饮三百杯。
     光禄山,是出过帝王的潜龙之地,也曾是晋察冀军区和晋冀鲁豫军区合并组建华北军区司令部的旧址。文山兄从帝王遥远的福佑中,加持了豪放与霸气。从红色沃土中找到人生的归宿。他经商是能手,写作是高手。文能治国,武能安邦。难怪诗人边国政说:"开发建设光禄山,是张文山之功,也是张文山之福。他是光禄山之灵,也是光禄山之命。"
     《我的开发历程》一书是文山兄的第五部作品,未及拜读。单凭对他的了解,我敢肯定,这必是一本纪实性自传体力作。站在新旧交替的历史当口,感受着改革开放的风云变幻,亲历着革命老区的世事嬗变,这既是时代大变革的节点,也是他事业由大到小由弱到强的发展节点。一路走来,有欢欣也有泪水的鲜活的故事,将笃定岁月的坐标与跨越时空的力度,带着作者一贯活跃的灵感和游刃有余驾驭文字的功底,当然,更多的是来自作者的秉性才识,虚静的心境,深邃的思索和高度自由的蕴涵,向我们铺陈十几年来,一幅个人成长与时代进步的历史画卷。
      今年的仲夏时节,我与文山兄相聚在张家口黑河白河滦河三河源的沽水福源大草原。蓝天白云下,他与我谈起他创业的艰辛时,感慨万端。是啊,一个没有经历过苦难淘漉的人,注定了苍白与肤浅,也就难成大业。每个人都在修行的路上,没有九九八十一难,又怎能取来真经?苦难让懦夫停滞不前,强者却让苦难变成滋养和微笑奔跑的动能。文山兄就是这样百折不挠的强者。他的人生是坎坷的也是奋进的,是跌宕的也必然是辉煌的。他向我说起山庄日新月异的变化,说起而今的欣慰与将来的构想,微笑中带着诗人的豪情与企业家的自信。辽阔的塞外,让他放飞心境,充满憧憬,更让他心潮澎湃,壮志凌云。他计划在千里之外的草原延展他事业的宏伟蓝图。
      行文至此,我想说句实在话。我是不赞成从文学的角度孤立地就作品论作品的。
     如果单从经历剖析他的作品,就难免挂一漏万失之偏颇;如果单从作品诠释他的整个人生,又未免以偏概全窥管促狭。文字绝不是他生活的全部,而经历又充满了很多无奈。这些都不是真正的他。真正的他,是一位德商、智商、情商、健商、文商、逆商等诸商都很丰稔的复合型人才。一文一字,不是他的唯有;一山一水,不是他的终极。所有的过往只不过前行智者的驿站,所有的缘分只不过殉道王者的驻跸,他的追求在辽阔的辽阔,他的中国梦在远方的远方,他用他笼天地于形内,挫万物于笔端的万丈豪情,沉静着,思考着,践行着。并于乾坤清气间,翰海文山!  
      最后,愿文山兄在文化强国文化自信的感召下,乘势而上,扶摇万里,乘风破浪,直挂云帆。      
                                                                                 
 2017.10.26於塞外山城张家口 
分享到:
收藏 分享 邀请
    欢迎关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