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文化网 网站首页 燕赵文学 查看内容

何永利诗词文学研究集《词牌传奇》之二十六:忆秦娥

2021-4-15 10:32| 发布者: 燕赵文化网|

摘要: 说到这首词,那可是大有来头,可以说,自有词以来,这首词与《菩萨蛮》的辈分最大。而且,此词的作者是被冠以千古诗人李白,那可是诗之仙人,历史地位谁敢动摇?南宋词人黄升称:“两词为百代词曲之祖。”清代学者王 ...

说到这首词,那可是大有来头,可以说,自有词以来,这首词与《菩萨蛮》的辈分最大。而且,此词的作者是被冠以千古诗人李白,那可是诗之仙人,历史地位谁敢动摇?南宋词人黄升称:“两词为百代词曲之祖。”清代学者王国维说:“太白纯以气象胜,‘西风残照,汉家陵阙’,遂关千古登临之口。”当代学者周汝昌认为:“《忆秦娥》是一首千古绝唱,永远震撼着中华民族的心。” 


我们暂且按下《菩萨蛮》不提,单单交代《忆秦娥》的履历。这首词最早是在宋代被文人们发现的,北宋末年的邵博在《邵氏闻见后录》中说:“李太白词也。予尝秋日饯客宝钗楼上,汉诸陵在晚照中。有歌此词者,一座凄然而罢。”南宋时,被收入《花庵词选》。至元朝,萧士赟始将其收入李白集中。

然而,后代很多学者对李白乃此词作者提出了质疑,首先对两词著作权的归属提出疑问的,是明代学者胡应麟。他在《少室山房笔丛》中指出:“予谓太白直以风雅自任,即近体盛行,七言律鄙不肯为,宁屑事此?且二词虽工丽,而气亦衰飒,于太白超然之致,不啻穹壤。”认为两词断非太白所作。由于此事关系到中国词曲的起源与发展等一系列文学史上的重大问题,故在此后几百年间,一直为学术界所广泛关注。近几十年来,更因此而爆发了一场旷日持久的学术论战,当代的许多著名学者都曾侧身于其间。俞平伯、吴熊和、沈祖棻、黄刚等人认为是伪作,而夏承焘、唐圭璋、任二北、龙榆生、吴孟复、安旗等人则认为是真作。两大派别,泾渭分明,难分伯仲。

认为是真作的理由是:


1、由敦煌残卷和《教坊记》等古籍的记载来看,《菩萨蛮》曲牌在开元天宝年间就已经出现于宫廷音乐中。
2、现存的太白作品中不但有七律,有大量的旧题乐府,而且有乐府新辞,甚至出现了《三五七言》之类的长短句。所谓“太白以风雅自任,七言律鄙不肯为,宁屑事词”的说法纯属臆测。
3、李白的诗与词之间存在着很多有机的联系,既然诗是真品,词为何便是伪作?
4、安史之乱之后,长安沦陷,玄宗奔蜀,唐王朝濒于灭亡。这是应导致两词“气亦衰飒”的社会背景。

认为是伪作的理由是:


1、词的来源极不确定。不但早期的《花间集》未收,甚至连宋代宋敏求编辑、曾巩整理的《李太白诗集》中也没有。曾布既然能给魏泰看《古风集》,为什么不向其亲兄弟曾巩提供材料呢?
2、开元天宝年间,词尚未脱离诗的羁绊而独立,多为整齐的五、七言形式,而不是后世的长短句。
3、至德年间,李白因永王璘案件闯下杀身大祸,很难想象他此时尚有闲情雅致创作新词。
4、《尊前集》中所录李白词十二首,其中十一首古来多道其伪,为什么要独信《菩萨蛮》为真?
5、《教坊记》虽然作于开天时代,但是在其漫长的流传过程中,未必不被后人增益。

时至今日,这场论战丝毫没有结束的征象,“疑之者力辨其伪,信之者力主其真”真是“仁者见仁,智者见智”,难坏了多少文人墨客。某家既非文学家,又非历史学家,今天是为写传奇而来,并非要实实引典寻据来加入这场辩论。故只以自己见解,浓缩学派,只讲它述传奇故事罢了。信者看其热闹,疑者弃此妄言,万勿心生三昧火,嘴吐一把刀,还容某家故事叙来,正是:一番编造休说怪,半闭眼睛只管听。

那诗仙李白传说,千古一词,无非是“字太白,号青莲居士。祖籍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生于唐安西都护府所辖碎叶城。早年博览群籍,遭历名山大川,交游甚广。天宝元年应唐玄宗之邀赴长安,一度供奉翰林。安史之乱期间,应永王李璘之邀参与平叛,后受牵连入狱,流放夜郎(今贵州桐梓);中途遇赦东还,不久死于当涂。”聒噪千年,如同鹦鹉学舌,讲来讲去就这样几句话。实在是烦人。但讲李白故事,不讲这个又能说些什么呢?没有办法,纵然陈词老调,该讲则须讲,不管读者骂不骂,一句“得罪了”,依旧要讲了下去。今天某家的聒噪,前隐后掐,单从李白犯罪讲起。


永王东巡案,那是大唐要案之一,事情是这样的:

天宝十五年(756年),因安史之乱逃离长安的太子李亨于灵武城南楼即帝位,是为唐肃宗,尊称唐玄宗为太上皇。
肃宗即位是擅立,玄宗的尴尬自不必说,永王李璘不服兄长肃宗李亨,打算在江陵起兵。李璘得知李白正在庐山屏风叠隐居后,立即想将这位誉满天下的名士罗致旗下,以壮声威,于是派心腹谋士韦子春三次上山,以平定安史之乱、复兴大业的名义,聘请李白参加他的幕府。李白应聘下庐山,入永王军为僚,夫人宗氏竭力劝阻,李白不听。

当时江陵长史为高适(与岑参齐名的边塞诗人,那句广为人知的“莫愁前路无知己,天下谁人不识君”便是他的名句),比李白聪明多了,他一眼就看出永王李璘有对抗唐肃宗之意,感觉大势不妙,便借口有病,偷偷离开江陵,投奔了肃宗,详细介绍了江东形势,说明李璘必败之状。肃宗于是设置淮南节度使,领广陵等十二郡,任命高适为节度使。又置淮南西道节度使,领汝南等五郡,以来瑱为节度使,使与江东节度使韦陟共图璘。来瑱曾经任颍川(今河南许昌)太守,安禄山叛军多次攻颍川,都被来瑱率军民击退,因此被时人称为“来嚼铁”。可以说,肃宗已经抢先下手,对弟弟永王李璘做了严密防范。

肃宗至德元年(756年)十二月二十五日,永王李璘以平乱为号召,擅自在江陵(今湖北江陵县)起兵,引军东下,军容威盛,这便是历史上所谓的“永王东巡”。吴郡太守兼江南东路采访使李希言派人诘问永王李璘,问其擅自引兵东下到底是何用意。永王李璘大怒,派大将浑惟明进攻李希言,李希言则派大将元景曜和丹徒太守阎敬之抵挡。结果李希言军大败,阎敬之被杀,元景曜投降了永王李璘。永王李璘又派大将季广琛攻击广陵长史、淮南采访使李成式,李成式派大将李承庆抵挡,李成式军也大败,李承庆投降了永王李璘。江淮为之震动。

这时候,肃宗事先专门任命的防范永王李璘的高适、来瑱与韦陟三人在安陆(今湖北安陆)会合,结盟誓军讨伐永王李璘。之前吃了败仗的广陵长史李成式决定与河北招讨判官李铣合兵,一起讨伐永王李璘。李铣率领数千兵马,驻扎在扬子(今江苏扬州西南)一带;李成式派判官裴茂率兵三千人马,布军在瓜步(今江苏六合东南)一带。裴茂甚有心计,为了壮大唐官军声势,便制作了许多旗帜,插在长江沿岸。永王李璘登上城楼,看到旗帜遍布江边,唐官军声势浩大,心中开始恐惧。

永王李璘的部将季广琛也起了私心,想为自己留好后路,于是召集诸将说:“我们跟从永王到此,形势已十分危急,当早图出路,不然战败身死,则永为逆臣。”于是季广琛率部逃往广陵,浑惟明逃往江宁,冯季康逃往白沙(今江苏仪征)。
至此,永王李璘身边无兵无将,已经是穷途末路,无计可施。长江北岸的唐官军又故意多点火把,火光照在水中,李璘仓皇中不辨真伪,误以为官军已经过江,连夜带着家属逃跑。一直到天亮的时候,才发现根本没有人过江,这才重新入城收兵,乘船而逃。

永王李璘一路逃窜,打算南逃到岭南一带,江西采访使皇甫侁派兵穷追不舍追击,终于生擒了永王李璘。至德二年(757年)二月二十日,皇甫侁暗中派人杀死了永王李璘,其家属被送往成都。肃宗听说弟弟被杀,还大发雷霆说:“皇甫侁既然俘获我弟,为何不送来而擅自杀之?”于是罢了皇甫侁的官。
这件事情可是蹊跷的很,皇甫侁擒获永王李璘是真,但以他的身份杀永王李璘,估计还没那个胆量。除非说,他得到了某人的指示,必须要杀死永王李。到底是谁要杀死永王李璘呢?这其中嫌疑最大的自然是肃宗本人,所以,他无疑是李亨的替罪羊。


永王李璘兵败后,李白也获罪下浔阳狱,后流放夜郎,在巫山途中遇赦。

《忆秦娥》就是这个时候发生的故事,在上面这段历史中提到了夫人宗氏曾阻拦李白去投靠永王李璘的事情,这个宗氏夫人,就是《忆秦娥》的主人公。
李白一生娶过四个媳妇,第一位夫人许氏。廿七岁的李白第一次紫萍新郎,新娘是前朝宰相许圉师的孙女。年轻的夫妻举案齐眉,相敬如宾,生下女儿平阳和儿子伯禽。许家小姐是个有才有貌的大家闺秀。婚后有好多关于他们夫妻的故事。据宋长白的《柳亭诗话》记载,有一次李白写了首《长相思》给夫人看,最后一句是:“不信妾断肠,归来看取明镜前。”这位相门小姐看了微微一笑,说你读过武后的诗吗?我背给你听:“不信比来常下泪,开箱看取石榴裙。”李白听了好没面子,本想在夫人面前炫耀一下自己的才华,反被看出模仿的痕迹。可见这位李夫人非同寻常。

由此也可见,他们的夫妇还是颇恩爱的。然而,温柔乡没能改变浪子李白的习性,他依旧四方漫游,登山临水,求仙访道,饮酒赋诗。“三百六十日,日日醉如泥。虽为李白妇,何异太常妻。”后汉时官居太常的周泽,常住斋宫,不近妻妾。李白便以“太常妻”来调侃年轻的妻子,你把人家娶回家就不管了,亏他还能说出口。但浪游他乡的李白很怜爱稚儿,曾寄诗二子,“娇女字平阳,有弟与齐肩。双行桃树下,折花倚桃边。折花不见我,泪下如流泉。”李白和许氏分分离离地过了十三年,许氏就郁郁而终了,她大概死于开元二十八年(740),当时李白40岁,正在南阳游玩,他竟然无动于衷。某家断言,李白对其亡故有不可逃脱的责任从这点看来,很是寡情,很是可恨。

第二个妻子刘氏,据说不是明媒正娶,仅是姘居而已,此女子就没有许小姐那样的温柔了,李白与许小姐一起生活没多久就故瘾重犯,又出走了,刘氏想:“你在外风流快活,寻妓找女人,我为什么就不能风流一下呢。”就真的找了个小白脸男生。找就找吧,可这个婆娘很是大胆,甚至比现代女性还解放,竟然公开与李白叫板,给他捎去一封信说:“现在姘人仅是给你报复一下,如果你再不回来,我就真的跟他跑了。”李白气蒙了,绿帽子已经带自己头上了,他还能有什么办法,只好写信痛骂她一通任她去了,李白写了一首《雪馋诗赠友人》斥骂她,说:“彼妇人之猖狂,不如鹊之彊彊;彼妇人之淫昏,不如鹊之奔奔,坦荡君子,无悦簧言。”说起来,这个婆娘确实过分了点,可究其原因,还是怨你李白啊,嫁给你这个没钱又整年不见人影的人,已经很委屈了;还要挨这样的毒骂,实在不公平,依某家说,跟别人走了也是应该的,李白这个绿帽子乌龟做的不屈。


第三个妻子据说也是事实婚姻,没有聘嫁之礼,姘居而成,甚至连姓名也没有留下。她为李白生下儿子颇黎,可能也与前三任一般,被李白甩下了不管,郁郁寡欢,只能陪着丈夫的影子捱度时光,这样的日子心情能舒畅吗?所以在第四个年头就病故了。在此期间,天宝元年,唐玄宗召李白入京,封为翰林学士。在安徽南陵的李白闻讯,欣喜若狂,烹鸡置酒,高歌取醉,“仰天大笑出门去,我辈岂是蓬蒿人”。得意的李白,忽略了如花娇妻的眼中艾怨,忽略了牵衣稚子的绻绻离情,他从未想过做“比翼鸟”、“连理枝”,一生都钟情于出仕、结友、饮酒,钟情于高山长水,只有他自己的快乐,与常人说的那般“自己吃饱了,一家人都不饿”,十足的个人享乐主义者。

惟有这第四位夫人最有传奇故事了,有一个“千金买壁”的浪漫故事便是讲述她与李白的。李白辞官出京后,与杜甫、高适相聚汴梁,三大诗人同登梁园吹台,饮酒赋诗。杜甫抒《遣怀》,高适歌《古大梁行》,李白则挥笔在墙上写下了《梁园吟》。诗人走后,一位年轻貌美的白衣女子带着侍女来了,站在诗壁前,反复吟诵,被那气势豪迈的诗情、游龙飞凤的书法深深打动。酒保看到白壁被涂鸦,举布要擦,被白衣女子拦下。她用千两白银,买下诗壁,留住了墙上的《梁园吟》。她就是前宰相的嫡亲孙女,因为没有记载姓名,我们就随着传记叫她“宗氏夫人”吧。

宗氏夫人的祖父宗楚客,是武则天的姨侄。宗楚客在武则天和唐中宗时期,曾经三次拜相。“一回日月顾,三入凤凰池”,后来,武则天时代过去了,宗家也就失势了。唐中宗死后,韦后乱朝,李隆基起兵把韦后给斩了,顺便杀了依附韦后的宗楚客。但唐玄宗还是很宽大,虽然杀了宗楚客,但是对宗家的人还是很宽容的,后来也给他们机会,宗家实力还是很大,能养三千宾客。李白看中了这一点,所以天宝三载,在他五十几岁时从长安放还,去河南、山东一带,宗家正好在河南开封,李白正好娶了宗楚客的孙女。宗夫人象李白一样喜爱诗文,笃信道教,志同道合,如琴瑟和谐、珠落玉盘。李白十余首“赠内”的诗,除“太常妻”那首外,都是写给宗夫人的。“安史之乱”时,正在庐山隐居的李白,不顾宗夫人劝阻,投奔永王,要在拥兵勤王中建立功业。于是,他给夫人写信道:

“王命三征去未还,明朝离别出吴关。白玉高楼看不见,相思须上望夫山。”永王璘请李白请了三次,“王命三征”说的就是这件事。寻阳地在古代吴、楚之间,就是“吴关”。我追随永王建功立业去了,你就看不到我了。“相思须上望夫山”,你要想我,你就到高山上眺望我吧。这首诗略带调侃,但写得还是很有感情的。


宗夫人很有见地,看到里面的危险,认为他卷入了朝廷斗争,不让他去,李白不听,回信道:“出门妻子强牵衣,问我西行几日归。归时倘佩黄金印,莫学苏秦不下机。”你牵着我的衣服不让去也不行,等我成功了,像苏秦一样背着几国的相印回家,你可别后悔啊。

妻子还是苦苦的劝他,他虽然感到妻子的真心实感,但还是在辩解,最后写道:“翡翠为楼金作梯,谁人独宿倚门啼。夜坐寒灯连晓月,行行泪尽楚关西。”想象着自己走了之后,妻子怎样在家想念他。我好不容易熬到这个机会,你能不让我走么?事实证明,李白错了。宗氏夫人不愧是宰相家的后代,她的判断是正确的。李白不听宗氏夫人的劝告,从了永王璘,然后不知不觉地成了政治犯,真是做梦也没想到啊。宰相家的孙女不简单啊。李白为什么对她感情深?因为她是贤内助。

永王在争夺皇位中失势,李白卷入这场意想不到的政治斗争,身陷囹圄,这个时候,宗夫人上下奔走,诉说陈情,李白当时有一首诗叫做《在寻阳非所寄内》就是说的这时候的事情。“非所”:不是人待的地方,是关押政治犯的。李白在“秦城监狱”写诗给太太的,其中有几句:“闻难知恸哭,行啼入府中。”听说我成了政治犯,你在家里哭。“多君同蔡琰,流泪请曹公。”蔡琰,就是蔡文姬。蔡文姬在汉末被少数民族虏走了,曹操把她接回来,还替她找了个婆家,把她嫁给董祀。后来董祀犯法,要被处斩。蔡文姬就哭着去求曹操,最终救了丈夫的命。李白写这两这句,意思是说全仰仗夫人您到处求恩公帮我解决问题。李白在寻阳监狱,并不是很绝望。因为派过去处理这个事件的宋若思、崔涣,李白觉得是自己人,在朝掌权的张镐,李白也和他有交往。更重要是有贤内助宗氏夫人,还有宗氏夫人的弟弟宗璟在替李白斡旋。

就这样,总算没有要了李白的性命,被判流放夜郎。“夜郎天外怨离居,明月楼中音信疏。北雁春归看欲尽,南来不得豫章书。”
尤其是“南来不得豫章书”这一句最感人,它交待了宗氏夫人的落脚点。豫章,就是现在江西南昌。宗氏夫人为了营救李白,多方奔走,把家都搬到了豫章。容易么?这样一个太太,李白能不感激么?之前我们说过李白无情无义,家庭观念淡薄,诗里几乎不写自己的父母,也基本不管自己的妻子,只对宗氏夫人例外。李白为什么对宗氏夫人有情有意?因为宗氏夫人是他的大救星。吃水不忘挖井人,这个道理太简单了,看来再无形的浪子,只要你对他付出真心,也有被感化的时候,但被感动的时间能保证多长就不能保证了。

至德二年(公元757年)冬,李白终由浔阳道前往流放之所——夜郎。因为所判的罪是长流,即将一去不返,而李白此时已届暮年,“夜郎万里道,西上令人老”,不由更觉忧伤。离别的时候,竟然与宗夫人失去了联系,他望着一望无边的黄尘古道那苍凉的深邃,望着路上寥寥无几的行人,遥想起大唐前途的迷茫,想到了人世的坚信蹉跎。这才感到了由衷的孤独。他的心回到了过去,回到了秦楼或乐游原,不由地叹了口气:是啊,此时,纵然秦娥弄玉在,此时吹出的箫声也应该是悲哀的啊!

刘向《列仙传》“萧史”中讲述过一个故事,说“弄玉”是秦穆公的女儿,她长得非常漂亮,而且很喜欢音乐,是一个吹箫高手。因此,她住的“凤楼”中,常会传出美妙的箫声。有一天晚上,她又坐在“凤楼”中,对着满天的星星吹箫。夜里静悄悄,轻柔幽婉的箫声好像一缕轻烟,飘向天边,在星空中回呀荡的。隐约中,弄玉觉得,自己并不是在独奏。因为,星空中似乎也有一缕箫声,正与自己合鸣。

后来,弄玉回房睡觉,做了一个梦。梦中一个英俊少年,吹着箫,骑着一只彩凤翩翩飞来。少年对弄玉说:“我叫萧史!住在华山。我很喜欢吹箫因为听到你的吹奏,特地来这里和你交个朋友。”说完,他就开始吹箫,箫声悠美,听得弄玉芳心暗动,于是也拿出箫合奏。他们吹了一曲又一曲,非常开心。这是一个多甜美的梦呀!弄玉醒来后,不禁一再回想梦中的情景,对那位俊美少年再也不能忘怀。后来,秦穆公知道女儿的心事,就派人到华山去寻找这位梦中人。没想到果真找到一位名叫萧史的少年,而且他也真会吹箫。等弄玉见到萧史,她真是太高兴了,因为萧史就是她梦里的少年啊!

萧史弄玉结婚后,非常恩爱,两人经常一起吹箫,秦国的山林溪边、蓝天、夜空,几乎时时可以听到他们的合奏。有一天当他们夫妇正在合奏时,忽然天外飞来一只龙和风,载着他们一路吹箫,飞到华山明星崖。想着想着,李白放声唱出了一首曲子词,将满腔的压抑顿时迸发出胸,好凄凉的调子,好悲怆的词句啊:


“箫声咽,秦娥梦断秦楼月。秦楼月,年年柳色,灞陵伤别。  

乐游原上清秋节,咸阳古道音尘绝。音尘绝,西风残照,汉家陵阙。”

咸阳古道,那样的音绝尘消,清冷无限。时间仿佛于此刻停滞,惟有西风一如从前刮过,残阳更像忠实的臣子,奄奄地守护着帝王的栖息地。只是,凋残的存在再也无法重现昔日的辉煌。岂止秦娥与灞桥的行人,连浩浩陵阙,也无法逃脱荒寂、败落,无法阻挡凄凉。可谓伤感到家。


人生有时不是悲欢交错,也不是否极泰来,可能是喜上加喜,可能是悲上添悲。此时在悲极处,又添了一抹“西风残照”的苍凉,使悲与伤被晕染、发散,在咸阳古道和乐游原上。帝王都市的上空,笼罩着伤别伤感的愁云恨雾,莽郁苍茫。而那忆中相思的泪眼,透过秦娥的哽咽,清寒的箫声,楼上的明月,掠过灞桥的柳蕊,停落在乐游原,栖息在咸阳道,定格在夕阳下西风中的汉家陵阙上……


从此,李白再也没有回到过家乡,那亲爱的宗夫人也是音讯全无,竟成永诀。纵然半路被赦,他能在江陵后写下那首传唱千载的诗篇《早发白帝城》,可他已经老了。三年后,贫病交加的李白在安徽当涂李阳冰的家中病逝,一代诗仙就这样客死他乡了。


《忆秦娥》的故事讲完了,本词历代佳作甚多,毛泽东主席所作的《忆秦娥●娄山关》尤为现代人推崇和喜爱,其词如下:


“西风烈,长空雁叫霜晨月。霜晨月,马蹄声碎,喇叭声咽。雄关漫道真如铁,而今迈步从头越。从头越,苍山如海,残阳如血。”

 

全词不长,上下两阕,通篇只有四十六个字,但雄奇悲壮,气势如虹,寥寥数笔,像一幅出自大师手笔的简笔画,笔简而意无穷,为我们勾勒出一幅雄浑壮阔的冬夜行军图,表现了作者面对失利和困难从容不迫的气度和博大胸怀。

 

综观全词,上阕写景,下阕抒情,景中含情,情中又有景,情景一体,水乳交融,体现了毛泽东作为诗人的才情和技巧。其结构的独特之处还在于上阕沉郁,下阕激昂,上阕取冷色调,下阕取暖色调,色彩对比强烈,感情对比亦同样强烈,上下阕的强烈对比,恰恰反映了作者的乐观主义精神和作为一代伟人指挥若定的气魄。

分享到:
收藏 分享 邀请
欢迎关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