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文化网 网站首页 燕赵文学 查看内容

何永利诗词文学研究集《词牌传奇》之二十一:彩云归

2021-4-15 10:11| 发布者: 燕赵文化网|

摘要: 曲调《彩云归》,最早起源于宋大曲,《宋史•乐志》及《通考•教坊部》均著名:“《彩云归》两本,仙吕调中有《彩云归》大曲。”《彩云归》是宋代的大曲,宋大曲与汉唐大曲稍有不同,大曲演奏,到宋时已渐 ...

曲调《彩云归》,最早起源于宋大曲,《宋史•乐志》及《通考•教坊部》均著名:“《彩云归》两本,仙吕调中有《彩云归》大曲。”《彩云归》是宋代的大曲,宋大曲与汉唐大曲稍有不同,大曲演奏,到宋时已渐衰落。《文献通考》等书记载,宋初教坊所奏大曲凡40曲。其中有《凉州》、《伊州》、《水调》、《剑器》等唐时旧曲,也有《平音普天乐》、《宇宙荷皇恩》、《垂衣定》、《彩云归》等宋时新声。宋大曲的完整形式仍由“散序─歌(排遍)─破”3部分组成。但宋人对于唐大曲的庞大结构并不全部采用,往往用其部分称为“摘遍”。至于宋人所作新声,如道宫《薄媚大曲》、《采莲大曲》、宋曾布《水调歌头》等,几乎都是摘遍,各曲的具体结构也各有差异。宋大曲的歌词为长短句。歌词格律的改变,与乐句结构的改变有关。宋大曲“析慢既多,尾遍又促”。可见宋大曲乐句的句法结构较复杂,曲调也较细致。在当时有这样一种提法:“大曲以人多为贵,杂剧以人简为乐。”

由此可见,《彩云归》当时是宫廷音乐中以大曲形式出现的曲目,而且是以两折形式出现。而将此曲带到民间,改良成一种单独曲子词形式的,据记载,是当时非常出名的大词人柳永柳三变。那么,我们的故事就要从柳永入手了。


柳永(987-1055),字耆卿,初号三变。因排行七,又称柳七。于雍熙四年(987)生于京东西路济州任城县,淳化元年(990)至淳化三年(992),柳永父柳宜官职为全州通判,按照宋代官制,不许携带家眷前往。柳宜无奈,将妻子与儿子柳永送回福建崇安老家,请其继母也就是柳永的继祖母虞氏代养,直到至道元年(995)才又回到汴京。所以四至九岁时的柳永,是在故里崇安度过童年时代的,此后,柳永终身再也没有机会回到崇安。

《建宁府志》中录的那首写在崇安中峰寺的《中峰寺》诗,就出于童年柳永之手,由此诗看来,气韵畅然,文才飞扈,真可称之为神童。柳永的家乡崇安五夫里,那里兴植荷花,他家门前是一片偌大的白蕖之湖景色丽美。钟灵毓秀之山水,文风浓郁的家世,养育塑造了柳永洒脱飘溢的人生情怀和浮世苦短,与何处云归的处世之观,故柳永一出家门,便没再回来。那个美丽的家乡,那白荷碧水只能留在他心于四方的思念之中。

柳永的名字有几次变更,都有其象征性的意义,也代表着他人生际遇的几次转变。柳永原名柳三变,字景庄,后来改名为柳永,字耆卿。“三变”这个名字,源于《论语•子张》:“君子有三变:望之俨然,即之也温,听其言也厉。”也就是说,一个君子应该给人三种印象:看上去是庄重严肃的,与他接近后发现是温柔敦厚的,听他说话又是严厉不苟的。古人的名与字含义往往相通,“俨然”最常见的是“明显”与“仿佛”的意思,这里是“严肃庄重”与“仪态美好”的意思,如《论语•尧曰》中有“俨然人望而畏之”,《诗经•陈风》里也说“有美一人,硕大且俨”,所以柳三变就字“景庄”了。

那么他什么时候改名为柳永,又为什么要改名呢?《中国大百科全书•中国文学》说:“柳永,北宋词人。原名三变,字耆卿……屡试不第,直到他改名为‘永’,才中了景佑元年(1034)的进士。”叶梦得也在《避暑录话》卷下云:“柳水,字耆卿。为举子时,多游狎邪,善为歌词……永亦善为他文词,而先以是得名,始悔为己累。后改名三变,而终不能救。择术不可不慎。”叶梦得说,柳永年轻的时候不谨慎,经常到烟花场合去留恋,又写了不少艳词,结果名声很不好,甚至影响到他的仕途,所以他要抛去旧名字,表示要与旧生活彻底决裂。吴曾的《能改斋漫录》就说得更清楚明了:“景祐元年方及第。后改名永,方得磨勘转官”。柳三变中了进士后,朝廷对他很不信任,不任命官职,后来改了名字,才给他一个官去做。但也有不同的说法,王辟之《绳水燕谈录》卷八云:“柳三变,景祐末登进士第。少有俊才,尤精乐章。后以疾,更名永,字耆卿。”王辟之说,柳三变后来发现自己的身体越来越虚弱,疾病的威胁越来越大,为了能活得更为长久一些,他就改名为永,字耆卿。不管怎么说吧,反正柳永是想通过改名字而改变自己的命运。

关于柳永的身世有很多版本,大多是根据戏剧和传说而来,说他孤自一人,终生未曾婚配,这个是不确实的。其实柳永是豪门出身,柳永的祖父柳崇,以儒学著称,虽名扬天下而终身不仕,史书说他平生“以行义著于州里,以兢严治于闺门”,“诸子诸妇,动修礼法”。他的父亲柳宜本是南唐高官,也以刚正严直著称,以“褐衣上疏,言时政得失”,为李国主器重,一度为监察御史,“多所弹射,不避权贵”。宋军过江后,他选择了一条明确的道路,弃暗投明,被任命为大宋沂州费县令,后来又参加考试,取得良好出身,荣登太宗雍熙二年梁灏榜进士,最后官至工部侍郎。柳永众多的叔叔,也个个身手不凡,如柳寘是真宗大中祥符八年蔡齐榜进士,柳宏是真宗咸平元年进士,终光禄寺卿,柳寀官终礼部侍郎,柳察待诏金马门。柳永排行第七,俗称“柳七”。他还名叫柳三变的时候,与两位兄长柳三复、柳三接,在当时都很有知名度,号“柳氏三绝”。柳三复是真宗天禧二年进士,柳三接是仁宗景祐元年榜进士,官至都官员外郎。柳家第三代,也多有进士及第者。柳三接之子,宋仁宗皇祐五年郑獬榜进士,官至太常博士。甚至柳永自己的儿子柳涚,也是仁宗庆历六年进士,曾官著作郎及陕西司理参军。

柳永二十岁成亲,婚后夫妻感情甚佳,柳永在外飘泊期间,曾有追忆和思念爱妻的词。他们生有一子,后来妻子病逝,柳永回家奔丧时发现使女张端娣的容貌酷似爱妻,遂与她结为师生关系。张端娣一直期待与柳永续弦,但柳鉴于愧欠爱妻太多,决心不让其妻的使女重蹈覆辙。柳永在晓峰盐场任职时结识了何花,她对柳永情有独钟,柳鉴于其爷爷何老汉为保护自己而被杀害,于是发誓作他老人家的儿子,因而面对何花的痴情,柳永始终不越雷池半步,以义父的身份将何花许配给名将狄青。这两位纯洁美丽的姑娘,在柳永的调教下,成为知书达理的人才。这也体现了柳永男子汉的风范和品质。同时,柳永又是一个“泛爱”主义者,他称“调笑师师最惯”、“香香与我脾和”、“安安于我情多”。他同时被三位女子所钟情,师师的清纯,香香的深沉和安安的痴情,都给他身心带来极大的愉悦,成为柳永创作新词的一大源泉,从而词作不断,佳篇迭出。同时,柳词又是“三朵名花”精神上必备的生活需要。柳永视她们为红颜知已,又把她们当作新词创作和实验的园地。他们之间便有了精神和物质、肉体和心灵的碰撞火花,有了风流才子与绝代佳人的匹配,成为那个时代男女情爱理想的伊甸园。她们在与柳永的交往中,既有“三姐妹”同爱一个人,共享幸福和共负责任的豁达,又难免产生“醋意”,使她们之间的关系变得微妙而有趣。

柳永的一生太倒霉,第一次赴京赶考,落榜了,第二次又落榜。按说,补习补习,完全可以东山再起。可不服输的柳永就是沉不住气,由着性子写了首牢骚极盛而不知天高地厚的《鹤冲天》。发牢骚的柳永只图一时痛快,压根没有想到就是那首《鹤冲天》铸就了他一生辛酸。没有几天,柳永的《鹤冲天》就到了宋仁宗手中,仁宗反复看着,吟着,越读越不是滋味,越读越恼火。特别是那句“忍把浮名、换了浅斟低唱”,真是刺到了宋仁宗的痛点上。三年后,柳永又一次参加考试,好不容易过了几关,只等皇帝朱笔圈点放榜。谁知,当仁宗皇帝在名册薄上看到“柳永”二字时,龙颜大怒,恶恨恨抹去了柳永的名字,在旁批到:“且去浅斟低唱,何要浮名?”

此时,柳永只有自我安慰:“皇帝还说让我去浅斟低唱,我就是奉旨的词人啊!”于是,就拿着这二两颜色开起了染坊,在市井以“奉旨填词”和“白衣卿相”自居,做起了浪迹青楼的自由撰稿人,秦楼楚馆,舞女歌伎,是个很资深又很敏感的话题。达官显贵,正人君子们凭着权势纸醉金迷在秦楼楚馆,醉生梦死在舞女歌伎群中。因为权力,这一切都是合法的,应该的。转过身,回到殿堂公馆,穿上官袍,带上乌纱,他们又以传统道德守护者的身份,污蔑,漫骂自己曾经作践过、蹂躏过的舞女歌伎,以显自己的文明儒雅,正人君子。惟有柳永不同,他以善良、真挚的同情心体察那些生活在最底层的妇女,他放下傲视权贵的“白衣卿相”的架子,以心换心,和舞女歌伎做朋友,以满腔的真情温暖那些冷冰冰的心、滴血的灵魂。在世人泼满污水的地方,柳永看到了大宋王朝骨子里的污浊,看到崇高掩盖下的卑鄙。最肮脏,最卑鄙的地方,不是秦楼楚馆,而是富丽堂皇的宫殿。

他出入秦楼楚馆,成为放荡不羁的花花公子,歌楼妓女的哥们。别人嫖妓为泄欲,柳永嫖娼却把妓女当朋友,推心置腹地谈心,平等自由地上床,加上他写得一手好词,随便给哪个妓女写上一首,那人就会身价倍增。于是,妓女们爱如潮水,能和柳七郎床下填词床上戏水,成了妓女们的星语心愿:“不愿君王召,愿得柳七叫;不愿千黄金,愿得柳七心;不愿神仙见,愿识柳七面。”从此,形成了以柳永为中心,大批风尘歌妓为羽翼的才子佳人集团。“我是普天下郎君领袖,盖世界浪子班头”就是柳永真实的写照。柳永大部分词诞生在笙歌艳舞、锦榻绣被中,他在妓女堆里灵感不绝,写出许多千古绝唱,流传后世。
后来,不少人为他在朝廷求情,最后终于发给柳永一个馀杭县宰的小官,柳永就乐滋滋地去赴任了,这一去有分教:红鸾当头幸逅,知己半世终逢。他遇到了一生的红颜知己。

他途经江州的时候,照样旧习不改,进街便打问妓家,听说本地有一才妓,名做谢玉英,当他敲开房门,方欲拱手施礼,就被此女惊呆了,只见那谢玉英鲜肤胜雪、微笑摘兰、翠袖避风、蓝帕覆香,真真的惊若天人,更难得的是,屋中案上恰摆着一卷展开的书本,乃是谢玉英用清秀的蝇头小楷抄录而成,内中诗词一眼看来便很熟悉,翻到封面,四个字映入了眼帘,“柳七新词”。他更是吃惊不小,原来在这里遇到了自己的铁杆粉丝啊!他忙向谢玉英言道:“果然花魁,名不虚传,姑娘可认得小生否?”那谢玉英莺声低语:“久仰相公,方才已闻,请恕妾迎接迟缓。”说完曲腰便是一礼。柳永大笑着拦住:“休要见外,勾栏即是永家,姐妹亦为故亲。”说着,已是上前握住了谢玉英纤秀的柔夷。

柳永三日未曾出那房门一步,那谢玉英更是趋尽畅欢,迷的柳永三魂去其一半,如胶似漆的粘在了她的身上。此间,柳永为她写了许多的新词,他们就一起琴瑟相偕,你唱我和,终日亲热在一起。就这样,恩恩爱爱的度过了十日光景,真是时光苦短,一眨眼,接任的时间到了,万般无奈,两个人恋恋不舍,分别的那晚,他们对月相跪,焚香盟誓。一个说:“我从此永不变心!”一个说:“我从此再不接客,只待柳郎。”第二天,抹着眼泪分别了。

那柳永乃是天生的风流浪子,开始月余还好,常念那玉英恩情,书信频繁,泪痕满笺地诉说着相思之苦,但时日已长,本性又显,依旧钻到了柳街花巷之中去寻那妓女作乐,过起了乐不思蜀的日子,哪里还记得有个痴心的谢玉英在等他。玉英也是个耿衷之人,见没了柳永音信,很是着急,书信多催,开始还偶有信息传到,后来竟然音信皆无,人都找不到了去处,但她还是咬着牙等待,坚持。一年过去了,还是一点音信都没有,谢玉英彻底失望了,她知道柳永已经忘了他,忘了他们临别的誓言。于是,她心灰意冷了,人总要活着啊!她想道:“是啊,欢场中,一个浪子的海誓山盟,又怎么会真的相信呢?”为生活所迫,她含着眼泪又开始了旧的皮肉生意,开始接客了。

柳永在馀杭的三年任期满了,要回京述职,这个时候才想到了谢玉英,他匆匆地赶到了江州,可到了居所以后,谢玉英不在,他便耐心等到了晚上,谢玉英依旧未回,惆怅之下,问了邻居,方知道谢玉英又操旧生涯出去接客了,心中勃然大怒,题词一首,泼墨院中花墙上,“……见说兰台宋玉,多才多艺善赋,试问朝朝暮暮,行云何处去?”书罢,背起行囊,忿忿而去。


那谢玉英回来,见到墙壁上柳永的题词,大吃一惊。原来柳郎还如此想着她啊!善良的她内疚了,并没有责怪柳永半分,而是惭愧自己未守前盟,于是,她就毅然卖掉了全部家财,匆匆赶往东京去寻柳永。人海茫茫,到哪里去找啊,她知道柳永多在勾栏混迹,便走遍了东京妓院,费尽周折,终于在名妓陈师师家找到了柳永。久别重逢,有种种的情怀难以诉说,两人抱在一起唏嘘不止。晚上,两人携手月下,谢玉英笛依红唇,一曲《彩云归》如弃如诉地在夜空回荡着……

柳永灵犀颤动,合着曲声,瞬间提笔写下了一首词:“蘅皋向晚舣轻航。卸云帆、水驿鱼乡。当暮天、霁色如晴昼,江练静、皎月飞光。那堪听、远村羌管,引离人断肠。此际浪萍风梗,度岁茫茫。堪伤。朝欢暮宴,被多情、赋与凄凉。别来最苦,襟袖依约,尚有馀香。算得伊、鸳衾凤枕,夜永争不思量。牵情处,惟有临歧,一句难忘。”


写完,掷笔将那谢玉英紧紧的搂在了怀里:“彩云归、彩云归,你就是我的彩云啊!”


就这样,一首摘拍而出的词牌《彩云归》就诞生了,一个新的诗词生命就这样呱呱的落地了。

从此,他与谢玉英就在陈师师东院住下,夫妻一般地恩爱生活了起来。柳永依旧以妓者为友,穿迹柳巷,为那些最底层的人填曲作词,做着他人眼中神仙般的日子,颓废着岁月,消磨着时光。


终于有一天,他死在了名妓赵香香家。他既无家室,也无财产,死后,陈师师等一班名妓念他的才学和情痴,凑一笔钱为他安葬。谢玉英重情重义,以妻子身份为他执幡摔瓦,东京众妓都来为他戴孝守丧。出殡之时,东京满城妓女都来了,半城缟素,一片哀声。多少达官贵人倾慕不已,是啊,谁人能被这些人当成自己的亲人如此厚葬啊!他们是以皮肉挣钱的一种人,可他们却肯拿出这得来不易的钱,用正直的灵魂甘愿共同为一个人举哀,这是多少钱也买不来的啊!

柳永,无钱无权,却死在百姓和歌女们断肠的哭声中。歌女们把柳永的丧事办得很隆重,也很气派。为了纪念柳永,每年逢柳永的忌日,歌女们还要集中在一起召开“吊柳会”。柳永的死,虽没有人说他重如泰山,却是难得的幸福和温馨。风流才子,生生死死都风流。
柳永死后,谢玉英痛思柳郎,哀伤过度,两个月后便死去。陈师师等念她情重,葬她于柳永墓旁。

这是一个何等感人的故事啊!我一直无法揣度柳永的一生,如此的大才,如此的真诚,真诚的近乎赤裸,最后的结局又是如此的凄凉。他的一生是在秦楼楚馆中度过的,一年年,一月月,一日日,在声色歌舞之间,柳永只能靠卖艳词果腹。后人批他艳俗,评他不雅。可又有谁去体谅一个潦倒得一穷二白的词人的窘困?!


那么,现在,面对柳永的一句“今宵酒醒何处”,我们也该体谅一下这个老人满腹的辛酸和无奈吧!柳永,你虽然一生不为士大夫们所正视,但你却赢得了民间的尊重和推崇。更重要的是,你为宋词开辟了一个新的境界。后人有哪个敢把你舍弃,去品论宋词呢?

分享到:
收藏 分享 邀请
欢迎关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