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文化网 网站首页 燕赵文史 查看内容

石门捕鼠犬:曾经统治两广和越南的南越王越佗不简单!

2020-11-16 10:18| 发布者: 燕赵文化网| |原作者: 石门捕鼠犬来自: 捕鼠者说

摘要: 赵佗从公元前219年作为秦始皇平定南越的50万大军的副帅,一直到公元前137年(汉武帝刘彻建元四年)去世,一共参与治理岭南81年,由于他一直实行“和辑百越”的政策,有利于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形成

许多城市都有纪念当地历史文化名人的园林或公园,抚顺有雷锋公园、成都有杜普草堂、唐山有大钊公园、邢台有郭守敬公园,就是费县这样的县城也有一座颜真卿公园,石家庄作为一座省会城市,在两三千年的历史长河里好几位名人都和赵姓有关,常胜将军赵子龙就不用说了,明代清正廉明的东林党领袖赵南星,著名画家赵望云,最能代表这片热土,历史贡献最大的当属2200多年前的赵佗了。

 

 

每一次从中华北大街路过,都会被与这条南北通衢大道擦肩而过的赵佗公园所吸引,这片区域叫作赵陵铺,名字就容易让人产生联想,就像不远处的东古城、西古城曾经存在一座东垣故城,就像稍远一点的灵寿故城村附近曾经是中山国都城一样,就像更远的地方,一个马王堆、三星堆、擂鼓墩都是一个重大考古发现的开始,赵陵铺的名字绝非随便而来,绵延两千多年的民间纪念活动就是对赵佗先人墓最好的保护,儿时经常去赵陵铺赶集,就感觉赵佗先人墓应该很是不一般。

 

 

当年破四旧立四新,平整土地兴修水利,两座形似马鞍子的封土始终存在着,岂不知道当年作为“获鹿八景”中“烟树苍茫锁赵陵”的赵佗先人墓群,据说曾经拥有72座墓冢,当年赵氏家族的影响力可见一斑,距离墓冢两三公里的柏林庄村,也据说就是赵氏家族祭拜祖先停留准备的所在,是谓拜陵庄,后来逐渐演化成今天的柏林庄,作为南越王的赵佗不但影响了中国华南区域的历史进程,而且在他的家乡石家庄也是影响巨大,赵陵铺据说就是当时守墓人的后代繁衍而成。

 

 

赵佗(约公元前240年-公元前137年),恒山郡真定(今石家庄正定县)人,具体是正定县哪个村舍就说不清楚了,曾经的正定县远比今天的县域要大,随着石家庄的崛起原来属于正定的部分区域已经划进主城区,以至地处滹沱河南岸的新华区赵陵铺镇至今还有赵佗先人墓存在,历时两千多年仍然存在,不得不说赵佗还是被历朝历代以及民间百姓尊敬的,他的政治韬略和治国理念还是相当先进的。

 

 

赵佗从公元前219年作为秦始皇平定南越的50万大军的副帅,一直到公元前137年(汉武帝刘彻建元四年)去世,一共参与治理岭南81年,由于他一直实行“和辑百越”的政策,有利于统一多民族国家的形成,也加速了广州地区的民族融合,促进了当地经济发展,并把中原地区的先进文化带到了南越之地,汉族文化得以在广州地区推广,被毛泽东评为“南下干部第一人”,其历史功绩甚伟。

 

历史就是这样,一个偶然的机会就为有理想之人改写历史奠定基础,秦将赵佗建立的南越国,也被称为南粤国,是约公元前203年至前111年存在于岭南地区的一个藩国,国都就位于今天的广州番禺,全盛时疆域包括中国广东全境、广西大部分地区、福建一小部分地区,以及海南、香港、澳门和越南北部、中部的大部分地区,从开国君主赵佗至亡国君主赵建德,历经五帝,享国九十三年之久。

 

能在一个阳光灿烂的深秋之周末,再去瞻仰这位两千多年前石家庄老乡的丰功伟绩,实在要感谢赵佗公园的规划建设,记得2004年建设之初我曾经呼吁扩大赵佗公园的规模,将东侧农田纳入公园范围,无奈人微言轻,我的建议终究是石沉大海,经过十几年的建设和养护,今天的赵佗公园虽然小点,已经成为市区北部重要的公共活动场所,植被越来越好,秦汉时期的文化元素也都恰当的融入其中。

 

正是中午时光,遇上初冬季节难得的好天气,石头牌坊、青铜雕像、亭台楼阁在蓝天下都彰显出本来的风采和神韵,更让人兴奋的是,一直纠结石家庄能不能成功引种石楠、杜仲、木兰、红叶石楠等树种,这天不仅在赵佗公园有所发现,还发现它们生长的还相当不错,也许是拜南越王赵佗神灵所赐,让这些具有南国特色的植物来北方陪伴他的先人和后世,而附近那些市民们都在这里找到了属于自己的追求和快乐,他们或行走、或舞蹈、或歌唱、或静坐、或发呆,在历史的长河里沐浴现代的精神文明和物质文明,城市让生活更美好在这里得到很好的体现。

 

在赵佗纪念馆,来源于石家庄区域的丰富馆藏在诠释着秦汉时代的光辉灿烂,赵佗以非凡的胆识和谋略为南越大地赋予了全新的发展动力和人文精神,也将燕赵故地的宽广厚重、豁达奔放带到了南国,河北人民和岭南民众都不会忘记赵佗为推动百越之地的多民族融合、经济文化的发展、维护国家领土完整所起到的重要作用,去石家庄言必称赵云,其实太行山东麓、滹沱河南岸养育的赵佗更伟大。

 

分享到:
收藏 分享 邀请
欢迎关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