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文化网 网站首页 燕赵文学 查看内容

颖川:学堂春秋

2019-8-29 11:22| 发布者: 燕赵文化网|

摘要: 去年仲夏,余在M医院就诊,妙龄护士根据未改乡音,判断余为蠡县人士。她所读的蠡县中学,旧址亦是蠡县第一高小。闻之,余不禁笑曰,“如此说来,你我乃忘年之校友也!”

学堂春秋


颖川


1


    敬告读者诸君,本文撰述的学堂,既非保定府中学堂,更非北京天津大学堂,而是冀中蠡县城内一所小学堂。


    饶有意味的是,我和家父德章先生,曾先后在这所小学堂念书,时间当然相距遥远。家父在此念书时,乃近代史上的清朝末年。我在此念书,历史车轮业已驶入新的时代。

 

2


    这所学堂,就是闻名遐迩的蠡县第一高小。她的大名,不单因了校史的久远,而且,从这里走出了两位军事史和文学史上的名人。一位是从北大学生、左联作家到抗日英雄的开国将军刘秉彦。他非外人,而是我姑母长孙,我的表侄。另一位是小说家梁斌。试问:他创作的长篇小说《红旗谱》《播火记》《烽烟图》,谁人不知,哪个不晓?我与梁斌不仅同乡,早年在故乡执鞭时,还教过他的宝贝儿子梁宝童。正因有着这层关系,他的成名作《红旗谱》正式出版之前,我曾先睹他的征求意见的书稿。这在攻读的师范学院中文系,仅我一人。

 

3


    到我来此念书时,学堂门匾上“蠡县第一高小”,那六个遒劲的大字,虽然饱经历代风霜雨雪的剥蚀,依然清晰如初。校舍方砖墁地,青堂瓦舍,老藤绕树,古色清幽。然而此时,这所老学堂已发生了变迁——一半是高小,一半是师范。我所念的,则是师范附设的短期师训班,简称“短师”。


    行文至此,我想费点笔墨,读者诸君,不会怪我唠叨罢?那当儿,“我还没有离别花季少年的营垒,便以一篇略带文采的命题作文和几道难解的数学试题考取了小学教员”(摘自《我与文学》)。那年刚放秋假,我即遵从县府文教科通知,背着行李,徒步进城,插入短师进修,仅用一个月时间,我便学完同窗砚友半年的全部课程,结业考试还名列前茅。

 

4


    时光荏苒,眨眼之间,家父别离这所学堂,已过一百一十余载。我的别离此校,也近七十个春秋矣。然而,她那门匾上遒劲的“蠡县第一高小”六个大字,在我的心灵宇宙,依然清晰如初。何止题字,我的脑屏,时或还映现她那清代建筑艺术风格的讲堂,绕树而生的古藤及其一簇簇璎珞般的紫花,爬满竹篱吹奏晨曲的嫣红镶白边的大牵牛,方砖缝隙不因其小而自卑的绿苔家族。


    九泉之下的家父德章先生倘若有知,我想,也会怀念这所曾经求学于斯的蠡县第一高小罢?

 

2019年暮春三月,颖川写于燕园。

 

    【文稿附白】去年仲夏,余在M医院就诊,妙龄护士根据未改乡音,判断余为蠡县人士。她所读的蠡县中学,旧址亦是蠡县第一高小。闻之,余不禁笑曰,“如此说来,你我乃忘年之校友也!”

 

    【作者简介】颖川,本名刘维燕,河北蠡县人。中国作家协会会员,专业作家。曾任涿州市首届文联主席、南京中山文学院客座教授、河北省政府文艺振兴奖文学评委。主攻散文创作散文批评散文研究,代表作《荷花赋》《散文夜谭》《我认识的文学家》。作品选入《中国作家名篇欣赏》等多种选本。传略载入《中国作家大辞典》《中华人物辞海》。2016年荣获河北散文30年特别贡献奖。

分享到:
收藏 分享 邀请
欢迎关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