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文化网 网站首页 燕赵文学 查看内容

逐梦新时代.巾帼绽芳华 ——我与读书活动征文

2019-5-18 18:53| 发布者: 那厮小4| |原作者: 司 娜来自: 原创

摘要: 搬家后空荡荡昏暗的老屋子里,一个6、7岁的瘦小孩子手拿削铅笔小刀在旧报纸糊就的墙壁上奋力地划线抠图,一张又一张,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顾不上擦,直到积攒了厚厚的一沓——这是40多年前的一个场景,那个执拗的小 ...

     图为:2019年2月10日作者(右)和女儿在三亚

   搬家后空荡荡昏暗的老屋子里,一个67岁的瘦小孩子手拿削铅笔小刀在旧报纸糊就的墙壁上奋力地划线抠图,一张又一张,额头冒出细密的汗珠,顾不上擦,直到积攒了厚厚的一沓——这是40多年前的一个场景,那个执拗的小女孩——就是我,如今的一名职业作者。

   我出生在塞罕坝机械林场林区,是家里最小的林二代。父亲念私塾出身,钢笔字、毛笔字写得很好,很有文化。家里藏书甚多,这也养成了我很小就热爱文化,热爱读书的好习惯。

   我从小学三年级就开始写日记,坚持到大学,至今笔耕不辍。这给我写作打下了良好的基础。父亲靠几个大爷扛长活供念书,据说我的大大爷因此累弯了腰,成了罗锅儿。深知学习不易,所以,格外重视文化。从记事起,印象最深的就是我家里的藏书了。厚厚的小说《林海雪原》《烈火金刚》《钢铁是怎样炼成的》《迎春花》,一沓沓的小人书《红楼梦》《平原枪声》《龙须沟》《红灯记》及科普书《十万个为什么》等等,应有尽有。

   几十年前昏暗煤油灯下,我的半大哥哥姐姐们轮流给我们小孩读小说,条件是让我们剥熟土豆腌咸菜。小孩子小,干一会儿就不爱干了,哥姐们就“威胁”我们说,不干就不读了。自己自尊心挺强,想着,一定要学会认字读书。从小学二年级起,就边查字典,边囫囵吞枣趴在炕上看书了。

    那时候条件普遍艰苦,除了跳绳,歘骨头籽儿,小孩子没有什么娱乐活动,读书成了我最大乐趣。有的书,如《林海雪原》《烈火金刚》反复阅读不下十几遍,有些章节至今能背诵。可见,当初印象之深,也无形中,给我文学素养打下深厚基础。

   我还记得四、五年级起,我手抄一本当时禁书小说《绿色尸体》,至今保存。“头发梳得光,脸上擦得香,只因不生产,人人说她脏”,这是当年墙上抠下漫画配的一首打油诗,是鼓励劳动光荣的。

   初高中的时候,我读书已经养成常年坚持的好习惯,由于热爱学习,我成了家里重点“栽培”对象,家里人开始有选择地给我买书。这时候,《名人传记》《读者文摘》(现在《读者》)《世界名曲三百首》等励志、历史性、知识性、趣味性图书伴随着我整个少女时代。

同时,我从三年级起,到成年,一直坚持写日记,至今几十本厚厚日记保存箱底,这些都为我的写作打下良好基础。初三的时候,在围场县一中,和高中生一起作文竞赛,第一名是我。别人一堂作文课抓耳挠腮一篇作文都憋不出来,我则两篇轻松搞定。

我还喜欢看《辽宁青年》,那些隽永的小文,励志、激荡,激励青春期迷惘少女度过许多难忘时光。同时,《读者》是启迪我人生智慧,开启少女阳光人生的美好钥匙,尽管当时生活条件不好,但我和家人还是节衣缩食,每月期期都买。至今,收藏8788年合订本。

喜欢读书,也爱书,惜之若命。我记得,87年,高中时代,我不小心蹭掉一个英语书封皮,而且找不到了。难过好几天,并在日记里洋洋洒洒地写下“祭文”,至今保存。

大学时代,有了更广阔视野,我读的书也多了,范围更广了,

包括尼采的《查拉斯图拉如是说》《菜根谭》《羊皮卷》等世界有影响力作品。那时候是九十年代初,流行汪国真时代。年轻的我狂热地成了汪国真“粉丝”:《年轻的风》《年轻的潮》《年轻的思绪》等都买,手抄并背诵,许多经典诗篇至今倒背如流:

《热爱生命》

我不去想是否能够成功
既然选择了远方
便只顾风雨兼程

我不去想身后会不会袭来寒风冷雨
既然目标是地平线
留给世界的只能是背影

我不去想未来是平坦还是泥泞
只要热爱生命
一切,都在意料之中

    以后,参加工作了,读书看报主要趋向时政。我多年养成习惯,吃饭必定打开电视看新闻联播,关心国家大事,使自己的思想紧跟时代潮流。

人到中年后,思想日臻成熟,淡定。2014年深秋,莫言获得诺贝尔文学奖的时候,我正在内蒙古参加文学活动。回来后,赶紧去书店买了莫言的好几本书籍《檀香刑》《生死疲劳》《天堂蒜薹之歌》等,向文学大家学习并进行思想交流。

马尔克斯的《百年孤独》,我也仔细阅读好几遍,细细体会世界文学大师的谋篇布局,思想深意,语言技巧。那绚丽的语言,魔幻和现实交换的场景,真是妙不可言,美不胜收啊。

《童年》《在人间》《我的大学》是高尔基人生三部曲,我一一阅读。从中感受到俄国文豪高尔基坎坷的经历和不平凡的人生,困境时更加激励我以文豪为榜样,不畏艰难,奋发向上。

我至今感谢自己青少年时代读的《普希金诗集》《世界名家名言警句》:

“假如生活欺骗了你,

我的心,

不要忧郁。

不愉快的日子终会过去,

相信吧,

快乐的日子将会到来。”

这使得我养成了积极乐观生活态度和奋发向上精神,伴随着几十年人生沟沟坎坎走过。

我自幼喜欢文学,立志当记者。奈何因为家庭原因,而弃文

从理。大学毕业后,一心圆梦,自己停薪留职,来到省会闯荡,圆了记者梦。

    几年的记者生涯,使我眼界大开,思维和视野有了更高的境界。这时,我读的书更加与国际接轨了:《毛泽东选集》《邓小平时代》《圣经的故事》《禅宗》《易中天品三国》《上下五千年》《一个村庄里的中国》《世界历史全知道》《新旧约全书》等等。

    2003年以后,回到家乡参加工作,做了机关一名宣传职员。别人认为枯燥乏味清贫的部门,我却干得津津有味,因为我有那么多宝贵书籍的支撑,有那么些心灵挚友在耳边对话和心灵鼓励。也因此,我所在的宣传部门工作,年年考核打分居承德市前三名。我本人也在国家省市县各级征文竞赛中多次获奖,被承德市委市政府连续两届命名为专业技术拔尖人才,享受国务院政府特殊津贴,2016年评为燕赵文化之星,受到省委宣传部嘉奖,直到现在成为职业作者。

读书,读好书,读格调高雅的书,使我一生获益。我至今感谢家人给我买的《世界名曲三百首》,使我心灵高洁,蔑视世俗污秽。至今,我的车只是循环播放俄罗斯等世界名曲和中国古典十大名曲;我源源不断的文学创作灵感,来源于童年时代那厚厚的一本本翻破的长篇小说;我蔑视困难,积极乐观的革命主义精神,来自于普希金、高尔基、拜伦、迪金森,那些经典隽永的诗篇。

   喜欢毛泽东诗集和书法:“五岭逶迤腾细浪,乌蒙磅礴走泥丸”——他老人家在艰苦的战争年代所表现出的大无畏革命乐观主义精神激励着我战胜一个又一个困难。

走上职业作者路线后,受党和政府培养多年,励志回馈社会和人民。我有意识地培养自己站位高,立意远,谋篇布局新时代,努力出精品力作。

走过青涩而浮华的青年时代,如今我迈入成熟淡定的中年。作为一名党和人民培养多年的作者,我严格要求自己,时刻把自己和国家民族命运紧紧联系起来,感恩习近平总书记领导下的新时代,感谢文化春天的提前来临。

近年来,精准扶贫,精准脱贫,是我们党对全社会做出的庄严承诺。作家,作为时代的代言人,就要投入到这火热的没有硝烟的战争中去,用自己手中的笔、哒哒敲击的键盘,奏出时代最强音符。

2018年正月初二,冒着雪花,我多次深入塞罕坝脚下全省深度贫困村扶贫一线采访,撰写的纪实文学《冰心一片八顷情》登载《共产党员》杂志20182期上半月刊。2019年春,我采写的3500字纪实报告《八顷之路在塞罕坝脚下延伸》,上报国务院扶贫办,作为全国扶贫典型案例宣传。同时,扶贫小说、电影剧本也在创作中。

沉舟侧畔千帆过,病树前头万木春。十九大吹响了文化进军号角,作为女作者,生在新中国,长在红旗下,享受改革开放带来的红利,更应充分体现半边天精神,牢固树立四个意识、增强四个自信,筑牢思想根基、汇聚奋斗共识,以天下为公心态,立足本国,吸吮着五千多年中华民族漫长奋斗积累的文化养分,讲好中国故事,传播中国好声音,展现真实、立体、全面的中国,为实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伟大复兴的中国梦而奋斗。

                             字数:3000

                                2019.5.17

分享到:
收藏 分享 邀请
欢迎关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