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文化网 网站首页 燕赵文学 查看内容

散文:诗意细港

2019-4-14 06:23| 发布者: 那厮小4| |原作者: 肖华来来自: 原创

摘要: 万年的乡村很多,我只去了这个小小的叫细港的地方。 说它小,它可是真小,从村头走到村尾也超不过多半个时辰。多半个时辰的倘佯,让我深深地记住了它。 进村的时候,正好是午后。春雨稍歇,南来的微风已经把半天 ...
        
        万年的乡村很多,我只去了这个小小的叫细港的地方。
       说它小,它可是真小,从村头走到村尾也超不过多半个时辰。多半个时辰的倘佯,让我深深地记住了它。
       进村的时候,正好是午后。春雨稍歇,南来的微风已经把半天迷蒙的云雾吹开,整个儿村庄的姿容就明明白白地显现在我们的视野里:青黑的柏油大道,经过几段弯曲,从小村的中央通过。道儿的左边是清水泠泠的珠溪河,右边是阡陌纵横的花卉基地,远处是那些错落有致地排向村子深处的黛瓦白墙的民居......
     走在林荫翳翳的村路上,时有雨珠从树木的缝隙里滑下,滴落在人的脸上,滴落在女孩子们未曾收束起来的伞上。忽地,一阵阵素淡的草木香气,在人们不经意之间飘拂而来。凉凉地沁入人的口鼻,让人顿时通身清润起来。仔细寻去,才发现原来两侧遮蔽着道路的是一些树龄逾百的高大香樟,树枝上下纵横延伸,每一棵丫杈上都生长着繁密的叶片。香樟旁边还间杂种植的一些阔叶的苦槠和红豆杉树。香气是从它们的枝枝杈杈上发散出来的。这些树的根部都长满了厚厚的青苔,青苔又缘着树干往上爬,有时高过了人头。树身摸上去感觉黏黏的、滑滑的,更增添了林荫间的几多清幽。
      珠溪河,在我们的左边静静地流着。河水清澈,仿佛能一眼辨认出水底的游鱼:水流若奔,好像赶赴什么约会。水面偶逢落差,水声就渐渐响起。落差小,水声细如婴儿的吟哦;落差大,水声壮如猛汉的呐喊。
      沿着河畔,我们走上了乡民们架设了原木栈道。
       这些栈道长长的,曲曲折折的,顺着河流的方向往前延伸,直通村底。几座亭台不规则的安设在栈道紧要的地方,也有一些造型古朴的桌椅随意地摆放在宽阔的栈道交口之上或者亭檐之下,供人休憩坐卧。我们这些来自北方的人,平日被都市的生活捆缚太久了,甫一触及这些青山秀水和林荫嘉木,便觉是一种全身心的释放,大家在水上水下各个角落里说笑着、闹腾着,似乎忘记了年龄。
      看着眼前这样欢快的情景,我默默地想:或许是在朝霞满天的清晨,或许是在夕阳西下的黄昏,乡民们经过一夜的酣眠、一天劳作之后,走到这里吸一袋旱烟,惬意地靠着栏杆,往远方眺一眺东面的群山和北方的公路,就近走下临河的石基,俯身掬一掌清水,洗一洗头脸,冲一冲腿脚,抖擞抖擞全身的精气神......这样一幅乡味十足的图景该是多么入画的啊,而乡邻们早晚就生活在这样恬静优美的环境中,这种不拘束的生活状态又该是多么的本真。
       花卉们在路的右边等着我们呢。
       基地约七八亩的宽幅,一眼望去,它简直就是一大块儿铺开的锦绣,姹紫嫣红的。隐隐约约的阡陌,交错纵横地分割着这块锦绣,用以区别这里种的是玫瑰和牡丹,那里种的是三色堇和波斯菊。石楠、小叶紫檗也占据着大部分的田亩,它们深深的紫叶在雨后越发显得清新透亮。不经知情人指点,我们谁也发现不了,花卉基地的边上还隐藏着一方污水处理设备。它就在一片美丽的花海里,悄无声息地解决着乡村的生活问题。乡民们很会营生,他们平日种植这些时令花卉扮美自己居住的乡村,然后根据不同的节令,在这些花卉最艳丽的时节,精心地它们送到城镇,和城镇的居民进行一场美的交互,让花的美丽踪影进入城镇的千家万户。
       时近黄昏,在渐渐昏暗的天色下,有的人从花卉基地的阡陌上,有的人踏着河边栈道,有的人索性就近走柏油路,大家陆陆续续地走到了村南。珠溪河也随我们走到了这里,然后就汇入一片宽阔的水域。
       这片水域分属临近的几个村落,大部分在细港。它水质优越,所处地区气候条件适质优越,所处地区气候条件适宜,因此被确定为全国冬泳基地。它同时又是垂钓者的天堂,这不,您没有看见亲水平台上特设了一排规整的石墩了吗,假如现在不是农忙时节,估计会看到不少垂钓者在这里消遣呢。现在已是暮春三月,水温仍然很低,平阔的水面上,除了几只闲置岸边的木船,在黄昏里随风摆动,我们分明看见清波里已经有几个人在赤膊游泳了。他们劈波斩浪的矫健身姿,和岸边垂柳的枝条间剪动春风的燕子很有几番相似的。他们似乎看见我们在远眺他们,于是向岸上的我们摆动手臂,大家禁不住为他们鼓起掌来......
       我们离开水边折向村西,就快要走到村子中央了。这里的民居越来越多,交相错落地分布在农田的左左右右。
       隔着农田看这些民居,简直是在观赏一幅着色斑斓的画卷:青黛的马头墙高高地耸入黄昏中的幽蓝的天空,幽蓝的天色把洁白的山墙映衬得色调格外柔和了,家家户户都掩映在一片接连一片盛开着金黄的油菜花的农田里。可能是见识的访客多了,乡亲们并不为我们匆匆的步履所打动,不为我们闪烁的相机所干扰。依旧在他们开满金黄色油菜花的房前屋后,喂他们的鸡,唤他们的狗,招呼他们膝下跑来跑去的孩子。
       农田的这面,是一带清水池沼和一片宽阔的广场。池沼的周边环绕一带起伏有致的长廊,廊道两边两排乌黑锃亮的美人靠,造型典雅的亭轩,廊柱上寓意隽永的楹联.....所有这些都在匆匆降落的暮色里模糊了它们的形影,我们只好带着尚未阑珊的意兴,在乡亲们的陆续亮起的灯火中离开了细港,离开了这个江西万年的秀美乡村。
      万年的乡村很多,我只走进了这个小小的乡村。走进了它,就算走过所有的乡村了。 
分享到:
收藏 分享 邀请
欢迎关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