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文化网 网站首页 燕赵文学 查看内容

范亚非:与恩师重逢

2018-12-12 16:12| 发布者: 燕赵文化网|

摘要:   世间万物,变幻莫测,时常令人有些琢磨不透。不知是梦幻的开始,抑或是机缘的偶然。我陶醉了,神奇般的,漫游在新的一天。  五月的微风轻柔地吹拂着面颊,透着一丝爱意,似乎在告慰着温暖。此刻,我的心酥了, ...
  世间万物,变幻莫测,时常令人有些琢磨不透。不知是梦幻的开始,抑或是机缘的偶然。我陶醉了,神奇般的,漫游在新的一天。

  五月的微风轻柔地吹拂着面颊,透着一丝爱意,似乎在告慰着温暖。此刻,我的心酥了,朦胧间,滋生了一种说不出的感觉。今天和两位兄长相约,一起看望久别三十三年的恩师,知名作家颖川先生。身边与我陪伴的,一位是我的群中相见恨晚的兄长,另一位是我的电大同窗。两位都是市作协副主席,能获这一殊荣可不是谁都有的。急迫的心情不言而喻,恨不得马上赶到恩师那爬满瓜架、栽满花香,既熟悉又陌生的农式小院。

  穿过人流拥挤的大街,顺势拐向一条乡间小路。记忆中泥泞而逶迤的小径,如今已修成平整笔直的柏油路。往日熟悉的大门,此时显得几分陌生。云涛兄比开自己的家门还随意,进院就喊:“老师,您看我把谁带来了!”当我急步穿过静静的小院,跨进屋门的瞬间,惊呆了!恩师比我想象得苍老了,眼神也少了些记忆中的神韵。他老人家盯了我片刻,“你是亚非!”声音仍如铜钟般的洪亮。老师的眼神顿放异彩,头微微地向旁侧了一下,脸上不经意间透出一种得意的神情。认出多年未见的学生,似乎是老师的一种精神的满足。透过他的眼神,我看到了浓浓的情,深深的爱!他没把大作家的自负展现给学生,而是以父亲般的慈爱,亲昵着孩儿般的学生。此时,我再也按捺不住内心的激动,感情的闸门,瞬间被心灵的潮水冲开,一下扑到恩师的怀里,孩子般地哭了起来。这不是普通的师生之情,而是三十三年的离别之爱,心与心的沟通哟!

  三十三年前的秋季,电大开课了。中文专业的写作课是必修的科目。大家都期待着高水平的老师来授课。时间到了,只见一位中等身材,不苟言笑的中年人,宽宽的额头和光亮的头顶没有反差,更具有学者的风度。眼睛不大却透着一股灵气,白皙的皮肤带着知识分子的派头。迈步甩手幅度很大,走上讲台。目光扫视了一下四周,然后拖着长音,震耳欲聋的开场白,把我们给镇住了。“同学们,今天我借电大这块宝地,给同学们授课了。本人刘维燕。”紧接着切入正题,“写作课不同于其它课,不是知识的积累,而是知识的转化。”我们似乎听老学究在说天书。有的记笔记,有的交头接耳。“我的课你们不要记笔记,记也没用。听就是了。”只见老师板书了一个“魂”字,写完后,哈哈地笑了。这是他的第一声笑。然后,老师指着我说,“你不用站起来,回答我的问题就是了。”我为了在同学面前露一手,故意学着老师的腔调,摆出一副得意的样子说,“魂乃心也。”“好!回答得不错。”说到这儿,老师吟诵了一段宋代散文家欧阳修的《醉翁亭记》。紧接着,老师说,“这是一篇寓情于景的精美散文。”说完,老师又板书两个字:“文采”。我生怕老师再问,低下了头。他好像看出了什么,神采飞扬地讲道,一篇文章,能不能吸引人,不但要有新意,而且要有文采。说到这里,他停顿了一下,脱口又咏起苏轼的“竹外桃花三两枝,春江水暖鸭先知。萎蒿满地芦芽短,正是河豚欲上时。”老师口若悬河,生动中带着严谨,言语中带着诗韵,寄予中带着期待,情感中带着真诚。这堂课的本身,就是一篇佳作,就是一首“情如潺潺小溪流,涓涓绵绵汇海川;翘盼春绿花如海,笑如心润醉文坛”的抒情诗。

  过了一段时间,又是老师的讲坛。大家蜂拥而上,抢着向老师问这问那。老学究变成了可敬的爱师。威严的样子,变成了慈父的模样。他不厌其烦地,一一解答学子们的提问,时或陷入沉思,也许希冀未来,——那正是他桃李满天下的期望。令我惊讶的是,几十号人的名字,他能准确地把三分之二的名字说出,且去掉姓的称呼,我们倍感亲切。我在想,难道这就是老师的神奇?不,是爱的力量使然。他超乎寻常地爱着我们。我想,老师今天这么高兴,一定会讲得更加出彩!我做梦也不会想到,老师一改往日的激情,从黑色皮革包里取出一沓学生们的习作,然后平静地说,“同学们,今天我的课两项内容:一是给你们出道题,点评一篇作品,二十分钟交卷;二是把你们的习作发下,看一下我的眉批和总评。”一会儿,我拿到手的是一篇新颖的短篇小说《打电话》。但我一时抓不到重点,久未动笔。如若贸然去写,不如不写。无意间,我抬头看到,动笔的人很少,都像我一样沉思着。时间很快到了,老师没有要回大家的答案。“同学们,我出的题,答与不答我都满意。这篇小说虽然不长,但在如此短的时间里,拿出像样的点评,也不现实。下一个问题,仔细看我给你们的评语,有无不妥。”命题习作是《往事漫忆》。我的文章,是从上小学写到上电大。所有的回忆,随便提出哪一章节,都是令人捧腹大笑的段子。但我想不到的是,老师给了个“良”。当时,我百思不得其解。回到家里,看到老师密密麻麻的眉批和红色字样的改动,我动容了,泪水刷地涌了出来。结尾处老师是这样写的:你很有天赋,但文章散而不凝。描写细腻有加,缺乏魂的提炼。注意了修辞的妙用,但少了意境之美。你如多学苦练,总有一天,文章出彩(大意)。恩师的话,我至今难忘。我当时在想,那么多的学生,老师都写评语,浸透着对每一个学生的大情和大爱。

  三十三年后的今天,再次踏进恩师小院,恩师的音容远不似当年。书香的小院,却藤蔓依然,挂果依然。老人家八十有余,还思维敏捷,乐于在寂寞中耕耘。
分享到:
收藏 分享 邀请
欢迎关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