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文化网 网站首页 燕赵文学 查看内容

胡晓磊:观音老茶

2018-8-27 08:38| 发布者: 燕赵文化网|

摘要: 作者简介:胡晓磊,男,43岁,汉族,河北省文学艺术研究会会员,自幼喜爱文学,发表作品多篇。

飞机在轰鸣中飞离正定机场,我默默看着同机云南旅行的团客们快乐畅聊,空姐们的忙碌,听着昆航特有的国普英文,心早已飞到彩云之南,眼前总晃动周哥的身影,不知不觉间沉沉睡去。

 

时间好像定格在2009年7月,依稀我坐在黄浦江边,上海小茶馆,呆呆的看着奔流的滔滔江水。

 

“晓磊,来的这么早?”周哥笑着走来,“真没想到你能找到这么雅致的地方小聚。”

 

“嘿嘿,我住的不远,这里的还比较清净。”我看着他开心的说。

 

“这里真不错,江边小筑,淡雅悠然,有韵味。”周哥放下包,观察着四周。

 

周哥是我高中校友,高我两届,一米八的大个子,眼睛大大的,脸上总带着迷人的微笑。我俩都是校足球队成员,也是非常要好的朋友,之后他高考上了石家庄陆军学院。我们再次见面时,他已经是一个某部队特勤大队的中队长。

 

“什么时候到的上海?适应这里的气候吗?吃饭习惯吗?”刚坐下的周哥,开始了连珠炮式的问候。

 

“四月初来的,这里的气候还行,吃饭没问题,我很习惯这里偏甜的口味,很像妈妈做饭的味道。”

 

“咱们北方人,在这里不习惯,你能适应就好了”周哥高兴的继续说道“工作怎么样,各方面都顺利吗?”

 

“发配来的,三个月了,还好,在慢慢适应。”一提到工作,我有些语无伦次。

 

“发配?”周哥惊愕的看着我。

 

“嗯,发配。”我突然感觉自己抬不起头了,“我不认为自己有错,但是公司领导以学习为名,调我来总部工作。”

 

周哥睁大眼睛看着我,张了张嘴,似乎想说些什么,突然他微笑着对我说:“你看看,老同学见面,聊不完的话,都忘记点茶喽。”他拿起茶单快速浏览,叫来服务生,耳语了几句。

 

被问到工作,又一次刺痛了我敏感的神经,我眼睛又开始痴望着窗外,似乎忘记周哥的存在。不多时,服务生将各种茶具摆放好,我静静看着周哥温壶、烫杯、装茶,有条不紊,仿佛演练过多次。

 

“什么时候学的茶艺?”我疑惑的问道“你这特种兵也有这个本事?”

 

“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我喜欢的,也是我愿意尝试的。”周哥狡黠的看着我说。

 

“少用我说的话挖苦我。”我不觉间笑了起来。

 

“本来就是,谁说我每天只会打打杀杀?只要我认准的事儿,一定能做到,不管有多难。”

 

“你还是这么自信,呵呵。”我笑着说,“这么多年你居然没有被岁月磨平?”

 

周哥放下茶壶,伸出布满老茧的双手,又偷偷的撩起T恤,“你看,这就是岁月的磨砺。”

 

健美清晰的腹肌上,几道刀疤和枪孔痕迹,我张大了嘴。“你参加实战了?”

 

“嗯,不下5次。”周哥快速放下T恤笑着说,“我的命很硬,路西法怕我去找他。”

 

“不说这些吓人的,晓磊来,喝茶。”周哥端起一杯茶汤,举到我面前。

 

“谢谢。”我轻轻泯了一口,微微皱了皱眉头。

 

“怎么了,不习惯这个味道?”周哥笑着说。

 

“这是什么茶?味道怪怪的?”

 

“铁观音。”

 

“挑战我的智商?”我又看了看茶汤,“肯定不是,安溪铁观音,金黄色茶汤,发酵工艺在15%左右,有明显的花草香味。”

 

“这是观音老茶。”周哥似乎就在等我句反驳,“专门给晓磊点的老茶,味道独特,很适合你!”

 

我诧异的看着周哥,一脸迷茫。

 

“你看茶汤是红褐色,口味有明显的碳香,很强的回甘对吗?”

 

“嗯。”我点点头。

 

“这是陈年铁观音的味道,老而弥香。”周哥呷了一口茶继续说道,“多数品茶人爱喝新茶,清新的花草香味,让人清新无暇,但品茶久了,你会越来越喜欢老茶,香气已没有新茶那般凛冽,品之有岁月沉淀的味道,层次感明显,尤其品后的回甘能让你回味无穷……”

 

“几年不见,刮目相看。”我惊讶的看着周哥,“几时你也能这般儒雅品鉴?”

 

“一切美好的东西,都是我喜欢的,也是我愿意尝试的。”周哥并没有回答我的提问,继续缓缓说:“其实,这几年,我吃了不少苦,你也知道干我们这行。初到特勤大队,我踌躇满志,怎么认为自己也能干出些明堂,结果来了没三天,就知道天外有天,我的这点儿底子太low了,三个月后如果还达不到要求,面临的就是淘汰。困境磨砺英才,我想怎么也不能丢人回家啊,脑子里只有一件事:训练。别人一遍做的事情,我要做三遍;要求十分钟达标的项目,我必须要六分钟内完成。在团队项目中,我要求自己必须帮助队友,让自己多承担,我要让每一个身边的队友,都更感受到安全的依靠。信念与坚持让我艰难通过了三个月后的淘汰考核,而后这样一步步走到现在。我这些年总结了一句话:没有过硬的基本功,没有日常的点点积累,没有放弃自我私心,没有全心融入团队,一个特种兵就不能生存下来。”

 

我过了好久才回过神来,若有所思地说道:“是不是就像新茶,年轻时,心高气盛,虽然自诩才华横溢,但弥香不久;而老茶品味出岁月的点点积累,永不放弃的坚持与执着,才能老而弥香?”

 

“对,晓磊。”周哥神色坚定地说,“不要放弃学习,不要放弃属于自己的专注与执着,不要放弃你特有的思考。”

 

我认真得点点头,周哥继续说道:“其实这次兄弟之约,我从同学那里已经事先了解到你的情况,确定约会地点时,我特意学习了茶艺,为你专属订制了这款观音老茶。晓磊,你看这黄浦江水日夜滔滔,江上各色船工每日辛劳,不得清闲,其实这不是就是人生吗?当你知道以无法置身世外时,你唯一的选择,只有一个字:拼!”

 

“先生,先生,醒醒,飞机马上就要着陆了。”空姐摇醒了沉睡中的我。下飞机后,坐上计程车,在颠簸2个小时后,我到达目的地,又一次看到了周哥。

 

他的墓碑静静地矗立在一株桂树边,周围躺着他的战友。我用白手帕,慢慢地擦去他照片上的灰尘,看着他那熟悉的笑容,停留在35岁。

 

周哥是4年前在红河配合当地武警围剿一伙雇佣军背景的毒贩时牺牲的。听他的战友讲,那天战斗进行的非常顺利,涉案毒贩全部击毙,在清理战场时,一个战友发现一个马夫穿着的人非常可疑,喝止时发现此人手握着打开保险的手雷,正要向人群抛出。这时周哥从侧方一个飞扑,一手抓住那人握手雷的手,一手卡住他的脖子,当战友们七手八脚的夺过手雷,制服毒贩时,发现周哥右胸上插着一把匕首,匕首已扎穿他的肺叶。

 

我蹲下来,打开背包,一样样的将祭品拿出,语声颤抖。“周哥,兄弟来看你了,给你带来咱家乡的特产,给你带来家乡的黄河水,喝一口吧,里面放了你送我的那饼观音老茶。”

 

我认真的给他三鞠躬。抬起头时,夕霞已布满陵园,我仰起头来,努力止住泪水,这时鸽哨声传来,一群白鸽迎头飞过,夕阳下,鸽身洒满金光。

 

作者简介:胡晓磊  男 43岁 汉族 河北省文学艺术研究会 会员  自幼喜爱文学,发表作品多篇。

分享到:
收藏 分享 邀请
欢迎关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