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文化网 网站首页 燕赵文学 查看内容

周力军历史纪实文学《张库大道》第九讲:神京屏翰

2018-8-1 11:19| 发布者: 燕赵文化网|

摘要: 宣化古城历史悠久,据史籍记载,它初建于唐代天宝年间,当时河东(今太原)节度使安禄山为巩固自己的势力,在东、西交通要冲处,营建了城池,在以后的历史发展中,宣化成为北方重镇之一,甚至有时成为政治和军事中心 ...


【宣化城景】


“京西第一府”宣化曾经迎来过中国历史上两个最有名的倒霉蛋,一个是明英宗朱祁镇,另一个是清光绪帝爱新觉罗•载湉。


前面讲过,“土木之变”致明军大败,倒霉的英宗被擒。瓦剌部太师也先掠英宗至宣化城下,企图用英宗手谕诈开城门,攻占宣府城以作为其寇犯北京的根据地。总兵杨洪识破此计,命令军士严守不怠。杨洪说:“将在外君命有所不适,宣府镇用陛下城池,日暮不敢奉诏。”也先无奈,只得掠英宗帝经大同返回漠北。十月,也先诡称奉太上皇英宗帝还京,再令英宗谕书与杨洪,杨洪不敢自置,将谕书封好,急送京师呈与即位不久的景帝。景帝驰使告谕杨洪说:“上皇谕书,乃敌人诡汁,切不可信,至今即是真书,也不能私自受理处置。”于是,杨洪一意坚守宣府城池。也先复无奈,只好取道西南由紫荆关攻入,直逼北京。

 

清光绪二十六年(公元1900年),八国联军攻陷天津,直逼北京。慈禧太后挟光绪皇帝从北京仓惶出逃,于当年农历七月二十七日在蒙蒙细雨中抵达宣化府,驻跸三日。慈禧感慨地说:“目前国难当头,唯有宣化府军民安居乐业,生机勃勃,此乃天助我也。”这个从不认错的老太婆,在这里以光绪皇帝的名义下达《自责诏书》,把所有的责任一古脑推到了倒霉的光绪头上。也是在这里,她发布数道圣旨,一方面命荣禄亲王西进保驾,另一方面电令上海的李鸿章急速北上,与八国联军谈判媾和。

 

“吹角边城片月明,夜深酒罢再谈兵。星河倒映清池邑,刁斗频传古堞声。”这是明代龙门参将岳可的一首诗,题为《宣化城楼夜座》。


宣化城坐落于张家口以南约30 公里处,是长城沿线建制最为宏大的一座城池,著名的西安古城的规模也不及宣化。


宣化古城历史悠久,据史籍记载,它初建于唐代天宝年间,当时河东(今太原)节度使安禄山为巩固自己的势力,在东、西交通要冲处,营建了城池,在以后的历史发展中,宣化成为北方重镇之一,甚至有时成为政治和军事中心。


宣化城地处山水紧要之处,《宣府旧镇志》记载说:“镇城群山环拱于东北,洋河萦绕于西南,城居东西道路之中,实属一要害之地。”又说:“群山叠嶂,盘踞峙列,足以拱卫京师。”宣化城与张家口堡、来远堡形成犄角之势,是明清两代具有战略地位的重要城镇。

 


【宣化古城墙】


明洪武二十七年(1394)在原宣德府城垣的基础上进行了扩建,东至西、南至北均为六里十三步,周长二十四里。城高两丈八尺,雉堞高七尺,通高三丈五尺。墙基厚四丈五尺,上宽两丈七尺。地面墙基铺设石条三层。四面开城门七座,东一门,曰:“安定”。西一门,曰:“大新”。南三门,分别曰:“昌平”、“宣德”、“承安”。北两门,曰:“广灵”、“高远”。南门外建有关厢,周长约四里。大城门外建有瓮城,装有千斤闸板。瓮城外又有罗城,城外还挖有壕堑,这样,防北有山,拒南有河,又有万全卫张家口堡和来远堡在前护卫,真可谓固若金汤。明成祖永乐年间又建了四座城楼和四个角楼,宣化城的防守达到了那个时代的最高水平。


宣化古城北与长城大境门相援手,东与山海关长城相呼应,南与居庸关相颉颃,被称为京西第一府,不时成为第二个政治中心。


明成祖朱棣五次北伐,都曾驾巡宣府。明永乐八年(1409年)七月,朱棣亲征鞑靼,获胜后从独石口返京时曾作诗曰;“白絮舞蹁跹,天地生浩烟。人称江南景,不及北国川”。


若论对宣化最是情有独钟者,莫过于史上最能胡闹折腾的武宗皇帝朱厚照。正德十二年(1517年),武宗在宣府营建“镇国府”,称之为“家里”。因为只有在这里,他能够远离喋喋不休的大臣们,自带亲兵夜闯民家强索妇女,强拆民房以供柴火。“然耽乐嬉游,昵近群小,至自署官号,冠履之分荡然矣”。
清康熙皇帝六次北巡、西征,曾六次驻跸宣化府。这六次里,有两次是亲征噶尔丹,四次是“上幸口外”。康熙三十六年(1697年),康熙皇帝第二次亲征噶尔丹驻跸宣化时,还赐宣化总兵“媲训练”匾一块,赐宣化知府“亲民”匾一块;乾隆皇帝九次出塞也多次在宣化驻跸,他书写的“神京屏翰”巨匾至今仍悬挂在高高的镇朔楼上。

 

 

【镇朔楼】


镇朔楼,又名鼓楼,坐落于宣化南北主干大街的中段,建于明正统五年(1440),是一座重檐九脊歇山顶建筑。下部为砖砌台座,东西长34米,南北长28米,台座上有0.9米高的雉堞,下有券洞南北通行。台基上楼高15米,镇朔楼通高23米。在楼的高层檐下,南北各有一块匾额,南曰“镇朔楼”,以明代宣府镇总兵例配“镇朔将军印”得名。北面就是乾隆御题的“神京屏翰”匾。


乾隆十年(1745年)九月,乾隆巡幸坝上草原,自多伦诺尔回銮,驻跸宣化府,在南门外演武厅检阅驻宣化府清兵,他深感宣化府的重要性,挥笔写下“神京屏翰”四字。直隶总督那苏图将其制成巨匾高悬于楼上,流传至今。“神京屏翰”匾的边框上雕刻有姿态各异的飞龙图案,刻工精细,是一件珍稀的艺术品。
镇朔楼内原有巨形大鼓一面,高2.2米,直径1.4米,它的作用与钟相同,就是报时,所不同的是钟报清早,鼓报黄昏,所谓晨钟暮鼓。平时,城里的军民可按钟鼓安排作息,战时,鼓也是作战的警报信号。


镇朔楼上现存有四通石碑:其一刻有明正统十一年嘉议大夫、都察院右副都御史罗亨信所撰《宣化新城之记》,其二刻有清乾隆六年湖北江夏举人、拣选知县胡作舟所撰《重修镇朔楼记》,其三刻有乾隆二十二年太子太保总都直隶都察院右都御史方观承所撰《宣郡修城碑记》,其四刻有同治四年翰林院编修礼科给事中李培佑所撰《重修郡城镇朔楼碑记》。


这些碑刻都有较高的历史价值,对了解宣化古城的历史和镇朔楼的修建情况,都是不可或缺的材料。

 

 

【清远楼】


清远楼坐落于古城十字街正中,又名钟楼,南距镇朔楼200米,扩建于明成化十八年(1482),是一座重檐多角,九脊歇山顶的宏大建筑,面宽三间,外观三层,内实两层,楼高17米,建在高8米的十字券洞台基上,总高25米,与东南西北四条城门大道通衢,南与镇朔楼、拱极楼在一条南北轴线上,券洞内的石板地面上,五百年来过往车辆碾压的车辙宛若沟渠。


清远楼整座楼体高大雄浑,气势昂扬,向来被文人墨客称为“北方黄鹤楼”,它的建筑特点在明中前期的建筑中很有代表性,是不可多得的建筑瑰宝。“碧瓦朱甍,烨然绚彩,斗角璇题,突然凌空。”每当晨光夕照之时,它的飞檐斗拱犹如展翅之大鹏,正欲腾空而起,蔚为壮观。在东方建筑史上占有一席之地,受到日本建筑史家的赞誉。


钟楼的东西北三面最高屋檐下正中央,分别悬挂着三块牌匾,东匾四字为“耸峙严疆”、西匾四字为“震靖边氛”、北匾四字为“声通天籁”,唯南面三字为“清远楼”。


楼的中央高悬八卦金钟一口,上铸铭文曰:“宣府镇城钟”,此钟为嘉靖十八年(1540 )所铸,钟高2.5米,口径1.7米,重千斤,号称万斤。钟声洪亮悠扬,远播40里,在没有手机和高音嗽叭的年代,是非常实用的通讯工具。


《宣府钟楼之记》碑文曰:“钟鼓之设,所以司昏晓,历禁令,而防奸宄。”除此之外,它还有报火警的功能,只要一听快于一般节奏的三联响,就知道是东部火起,四响为南,五响为西,六响为北,军民可根据声响前去救火。


1900年八国联军入侵北京,慈禧西逃,八国联军紧追不舍。宣化义和团首领大阿吾便是登上清远楼,鸣钟聚义,率领义民埋伏于北山烟筒山上,奇袭联军于山下,击伤联军多名,击杀德国指挥官约克上校。

 

【拱极楼】


拱极楼又名著耕楼,是宣化城的南门昌平门的门楼,“著耕”就是号召军民进行耕作的意思。明成化年间,巡抚叶文庄奏请军队屯田,以便“育兵于农”,减轻人民负担。明宪宗准奏,并下诏,于宣府昌平门楼内立碑纪念,因此昌平门得名“著耕楼”。到清代同治年间,又改名拱极楼,是拱卫保护京城的意思。


拱极楼建于明永乐年间,台基高9米,城楼高14米,通高23米,为重檐歇山布瓦顶建筑,台基下是南北走向的券洞,用于车马人行的出入。因为是南城门,担负着防卫的责任,所以拱极楼相比镇朔、清远二楼,就少了许多花哨,而多了几分沉厚务实。

 

 

【立化寺】


位于宣化城西南的立化寺塔,是一座高14米的楼阁式砖塔,塔座平面为八角形,须弥座上承托三层仰莲花瓣,塔身坐在莲花座平台上,共五层八面。立化寺塔建于元代,是日本日莲宗在中国的圣地。


日莲宗是日本佛教中有影响的重要流派之一,目前约有3000万信徒。日莲宗最初由唐代来华的日本僧人带回日本,1253年由日莲和尚在日本开宗,故曰日莲宗。日莲有六大弟子,其中之一为日持上人。日莲逝世不久,日持上人突然在日本失踪,流落何方,一直是一个谜。1936年,居住在中国北京的日本商人岩田秀则偶然从宣化来的拉骆驼的人手里得到日持上人的出土遗物,追寻至宣化立化寺,这才揭开这个谜。原来,日持上人在师傅死后不久,于1295年西渡中国,辗转7年,经过朝鲜、内蒙等地,来到中国的宣化。日持上人于1304年在宣化圆寂,据传,在火化日持上人的遗体时,他竟然在烈火中站立起来向僧徒告别。所以,寺院后来改名为立化寺。

 

 

【天主教堂】


宣化城里各式各样的宗教场所还有很多,涉及佛教、道教、伊斯兰教、天主教等等,其中最值得一提的是位于口北道衙署以西的天主教堂。


同治元年(1862年),天主教会发动全城教民捐款,购买民宅修建了天主教堂,光绪五年(1879年)扩建为“人字堂”。义和团运动中教堂被焚毁,1902年,天主教会利用“庚子赔款”中拨付的一万两白银在原址扩建重修,形成了现在的规模。其建筑面积达1026.5平方米,可同时容纳两千多人做礼拜。从空中俯看,如同一个巨大的十字架,是典型的哥特式双钟楼教堂,造型独特,气势宏伟,在燕北地区首屈一指。

 

 

【徐渭】


立化寺见证了中日两国人民友好交往的历史,天主教堂记录了东西方文化的交融,明代杰出的书画家、戏曲家徐渭的诗,则成为汉蒙民族和睦相处、友好通商的见证。


徐渭,字文长,曾于万历四年(1576)夏应时为宣化巡抚吴兑的邀请,千里迢迢从绍兴来到宣化。徐渭曾任任浙、闽总督幕僚军师,在抗倭斗争中被称为“东南第一幕僚”。虽然此时的徐渭已经抛开仕途,身为布衣,但吴兑与他既是同乡又是同学,深知其雄才大略。当时明廷朝臣对蒙汉战和问题争论十分激烈,双方僵持不下,吴兑非常想听听徐渭的意见。


徐渭经过约半年的实地考察认为,和平有利于减轻人民的痛苦,有利于社会生产的发展。他在诗中诘问:“真凭一堵边墙土,画断乾坤作两家?” 得出结论:“自古学棋嫌尽杀,大家和居免输赢!”,明确提出了自己的和平主张。


远离战争,和平交往,成为蒙汉人民的共同愿望。

 

因为和平,长城沿线得到了前所未有的大发展,宣化也因此而日渐发达。据县志记载:“张家口库伦恰克图为互市要区,商业兴旺不亚内地。我宣商人多往焉,岁一往返获利数倍。”


宣化城乃三州(蔚州、延庆、保安州)七县(宣化县、赤城县、龙关县、万全县、怀来县、怀安县、阳原县)的府在地,同时,也是江南、京、津与口外通商贸易的必经之地,因此对张家口的商业繁荣有着至关重要的意义。


清时,凡通过宣化往蒙古经商的,均要经宣化府衙颁发府券,即“通商许可证”,方可经张家口将货物发往大同、库伦或恰克图。凡来自江南、京、津的客商,多与宣化大买卖家有联系。因此,他们在宣化设了不少分号,包括京帽店、津鞋店、京糕店、绸缎、首饰、杂货等。

 


【宣化商埠】 

 

宣化的大商号也有很多在京津开设了分号,他们互相依赖,互通有无。据记载,当时除城内各大商号外,南关的骡马市、米粮市包括杂货市场,也算得塞外古城最大的贸易集散地了。


宣化南关的“民市场”主要以皮张、牲畜为大宗,另有当地土特产品。明万历年间的宣化府志曾有过这样的记载:“民市在动荡中仍呈发展趋势。万历时,宣府市面繁荣,宣大市中,贾店鳞比各有名称。如苏杭的罗缎铺、潞州的油铺、泽州的帕铺、山西临清布帛铺和绒线铺、京广杂货铺等。各行交易铺点沿长四五里许,贾皆高居之。”


据统计,清末民初时期,宣化有大小商家651户,店铺林立,参与经营半年以上的人达10万多人。当时,实力雄厚的老字号就有40 多家,如桥东的天成果店、东关顺成面铺、恒成粮栈、万隆驼店、福生祥大货栈、顺成大钱庄、天福兴皮坊、童意顺茶叶铺,还有专门招待俄、英、日、美、法、德等外国人的囫囵馆(即旅馆)。现在的剧场附近,在当时被成为“北京小天桥”。

 


【宣化朝阳楼饭店】


京张铁路通车后,古城的商贸又有了新的变化,农商贸易日见繁盛,邻县客商、农民,推车担担,赶大车,挑筐背篓,或用骆驼、牛马等载货进城贩卖土特产,有的就在宣化交易,有的运往张家口。这些土特产有新保安的大蒜,涿鹿的葱,蔚县的黄麻、毡帽,赤城的大叶烟,怀来的大香果、鸭梨、北京南口的大柿子,还有宣化本地的牛奶葡萄,土山洼的香瓜,等等,种类繁多,数不胜数。还有铁器,纸张,粮食等都是大宗买卖。南关一带常年集市不断,成为宣化最繁忙的商业区。

分享到:
收藏 分享 邀请

相关阅读

欢迎关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