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文化网 网站首页 燕赵文学 查看内容

周力军历史纪实文学《张库大道》第一讲:长城之门

2018-7-3 16:22| 发布者: 燕赵文化网|

摘要: 大境门——这座万里长城唯一的门,这处长城修筑史上最后修建的地方,也是清王朝对长城唯一的一项修筑工程,它的修建不是为了“关”,而是为了“开”。 它既是通往蒙古、俄罗斯和西欧的商道起点,也是连接京津,幅射 ...


【长城雄姿】


据某个外国航天员说,在太空中唯一能够用肉眼看到的人工建筑,就是咱中国的长城——后来,我们自己的航天英雄杨利伟同志从太空下来以后说,那是外国人胡扯——不管是外国人想讨好咱们中国人,还是咱中国人谦虚,反正谁也不能否认,长城乃是世界上最大规模的人类建筑工程。


让我们首先找来一张地图,把手指放在东海之滨的“山海关”,然后向西,一路翻山越岭,七上八下,途经河北、山西、陕西、宁夏、甘肃,连枝枝杈杈都算上延绵万里,一直找到沙漠戈壁中的“嘉峪关”,就会发现一个有趣儿的现象:每一处险要的所在,不是叫“某某关”就是叫“某某口”,比如居庸关、偏关、胜金关,比如喜峰口、古北口、杀虎口等等。设关和设口的目的是阻止人们自由出入,这也难怪,自秦以降,历朝历代倾其国力大修长城的目的不就是为了把国家圈起来,禁止人员往来吗?


唯一的一处例外出现在河北境内的张家口,那里的长城上开了一座门,叫“大境门”。

 


【大境门】


而门是供人出入的。

 


【八达岭】


从北京出发,经居庸关、八达岭向西北方向行驶两个小时,就到了清政府当年防卫的宣化府。继续前行约半小时,便是京北重镇张家口。当然,京张铁路客专修通以后,从北京到张家口只需一小时,但我们还是推荐您自驾,因为沿途的风景和故事更是不应错过的。

 


【张家口境内长城遗迹,西太平山至永丰堡一线长城。】


当年的张家口,作为清政府北方防务的屯兵之地,担负着拱卫京都的重任。它依托于长城,因长城而生,因长城而荣。它的历史就是长城的历史,它的文化就是长城的文化。它的北门就是大境门。

 


【张家口境内赵长城、明长城遗迹】


张家口境内现有长城遗址10段,总长约1250公里,分别建于战国、秦、北魏、北齐、金、明六个朝代。


延入张家口的一段长城东起北京市延庆县的白河堡,途经大境门,西至怀安县马市口入山西境内,全长450公里。这段长城上设立了许多关口,主要的有独石口、张家口、新河口、马市口等。


大境门便是张家口的关口。

 


 【张家口境内长城分布图】


大家都知道孟姜女哭长城的故事,于是,就把修长城的功劳连同罪过统统安到嬴政老儿的头上。其实,这么夸嬴政或贬嬴政都有失公允,因为修长城的始作刺俑者并不是他。


早在战国时期,诸侯各国就开始各修各的墙了。所谓割据,不就是把国土分割开来,交给不同的人据守吗。这些不同的人却不约而同地认为,据守的最好方法就是修建又高又大的墙。我不惹你,你也别惹我。我惹不起你,还挡不住你么?从此,各国都有了各国的长城,比较著名的是秦、赵、燕国的长城,因为这三个国家很惨,它们除了要应付其他诸侯国之外,还不得与北方的游牧民族打交道。


出生于赵国、既位于秦国的嬴政,大概也认为这种高大的界墙不仅劳民伤财,而且简单实用,或者还可以向外界炫耀他的疆土有多么多么大。于是在统一了六国之后,便将各国的界墙连起来,形成了统一的大墙。个别实在连不上的,就开修,非连成一条线不可!


这么着,世界上最长的墙就出现了。后世各朝都觉得始皇帝都这么干了,自己不干只怕是与皇帝之名不符,于是仿而效之,大修特修。原本就已经很高大的墙,就更高、更大,更远。


到了明朝,或许是因为前面经历了金、元两度外族入侵的惨痛,便把北方的女真、蒙古等族视为天敌,反正朱家人修墙的意识特别强烈,行动特别迅速,效果特别明显。我们今天见到的长城,大多是那个时期的产物。因为到了清朝,人家外来的满族人反而不屑于这劳什子了。

 


【手绘地图】


明代把北部边防线沿着长城划分成了九段,设立九镇,每个镇管辖一段,号称“九边”。张家口至大同段是九边之一,称“宣大边”。因为它距离京师太近了,所以又是九边中最为重要的一段。


明代中前期,驻守九边的兵力经常保持在80万人左右,最多时达100万人。而宣府镇一带经常保持兵力约10万人,最多时达15万人。

 


【张家口境内长城遗迹】


张家口城区这段长城建于明成化21年(1485年),是在北魏、北齐长城的基础上修筑的。到了明嘉靖25年(1546年),由于边塞多事,明廷又一次在大境门一带增筑长城百里,建敌台数十座,使这一段长城首尾相连。大境门一带的长城,俗称外边墙。它就地取材,以山石为料,用石灰勾缝建造而成,只有重要地段和烽火台才舍得用砖。

 


【堡子里文昌阁】


明宣德4年(1429年),万全卫指挥使张文奉旨在张家口西太平山南麓营建张家口堡,这便是张家口人俗称的“堡子里”,也叫“下堡”。张家口堡建成后,隶属万全右卫,成为宣大边防御体系中的坚强堡垒,号称“武城”。

 

今天张家口市区的“武城街”,是张家口最繁华的街区之一,其名便由此而来。

 


【土木堡残墙】


明正统4年(1449年),中国历史上发生了一件很丢脸的事,史称“土木之变”。


蒙古族瓦剌部落首领也先遣使2000余人贡马,向明朝政府邀赏。这本来是件好事儿,可就如同许多老戏里唱的那样,皇帝是好皇帝,坏就坏在了太监身上。


这个宦官还是张家口蔚州人,名叫王振。人家把马进贡来了,他不肯多给赏赐倒也罢了,还杀价五分之四。这可惹恼了也先,于是统率各部,分四路大举向内地进扰。“兵锋甚锐,大同兵失利,塞外城堡,所至陷没”(《明史纪事本末》卷32《土木之变》),大同参将吴浩战死于猫儿庄。


大同前线的败报不断传到北京,明英宗朱祁镇在王振的煽惑与挟持下,率50余万大军从北京出发,御驾亲征。一路人马浩浩荡荡,出居庸关,过怀来,驻跸于宣府。

 

 

【明英宗朱祁镇】


如果说朱祁镇是天生脑残,那么王振的脑袋小时候一定是被驴踢过,这君臣二人两个活宝凑到一起,必然会演出一场闹剧,只不过这场闹剧实在太过血腥。


8月1日,明军来到大同,也先为诱敌深入,主动北撤。王振先是得意洋洋挥军北上,前方惨败时又惊慌撤退。其实,王振不遗余力鼓动皇帝亲征的真实目的,说来很搞笑,也很雷人,那就是拉大旗作虎皮,让英宗“驾幸其第”,逼着他家乡蔚州的广大人民瞧一瞧自己如今有多么地威风!因此,后撤时他大道不走走小道,直道不走走弯道,挟持着大队人马向蔚州进发。行到中途,又怕大军踩坏了他家的田园庄稼,于是下令原地向后转,齐步走。


时间就这样耽误了,到达宣府时,瓦剌大队追兵已经追袭而来,明军3万骑兵被“杀掠殆尽”。13日,英宗狼狈逃到土木堡,被瓦剌军团团围困。土木堡地高无水,将士饥渴疲劳,仓猝应战。瓦剌军四面围攻,骑兵蹂阵而入,如同变形金刚“威震天”闯入了西瓜地,明军士兵“裸袒相蹈藉死,蔽野塞川。”


朱祁镇被俘,50万大军“死伤过半”。消息传到北京,景帝匆匆登基。而瓦剌以送还太上皇为名,令明朝各边关开启城门,乘机攻占城池。十月,攻陷白羊口、紫荆关、居庸关,直逼北京。这就有了历史上著名的“北京保卫战”,兵部侍郎于谦也因此而名留青史。


好在王振被护卫将军樊忠棰击而死,让我们在讲到这里的时候,不至于泣血锥心,半身不遂。

 


【永顺门遗迹】


“土木之变”使明朝后续的皇帝们对北方边镇愈加重视,不断强调并加强边防建设。万历41年(1613),宣府巡抚汪道亨检查边塞时,见张家口东西太平山“两山对峙,崖奔壑斗”势如剖竹,中间半边是河流,半边是坦道,不禁叹曰:“上谷延袤千三百里,未有若此山之扼要而雄峙也。”


可是,这样的天设之险,在防御上也有很大的缺陷。山南仅西面筑有边墙,东畔坦道则虚设未防。汪道亨认为“山川之险,险与敌共,垣堑之险,险为我专。”于是,在他的主持下,依托长城新筑了一处城堡。城堡建好后,为炫耀“皇灵远荡,声教远敷”,外族“至此如归”的意思,遂将城堡命名为“来远堡”,俗称上堡。


来远堡开两门,北门开在长城城墙上,为“小境门”,西门曰“永顺门”。


来远堡与张家口堡相隔数里,南北呼应,互为依托,在峭壁与河谷之间“隐隐如负隅之虎豹”,牢牢控制着京师的北大门。


清顺治元年(1644年),清军入关,定鼎北京。就在那一年,清政府在来远堡小境门西边的长城上扒开了一个豁口,新建了一座较大的城门,这就是“大境门”。


与历代统治者不同的是,清政府并不把长城的防御作用看得那么重,它是中国历史上唯一一个没有继续修筑长城的王朝。因此,开建大境门也就成为了长城修筑史上最后的一项工程。

 


【“大好河山”为张作霖爱将高维岳1927年都统张家口时所书】

 
现在我们要给大家一组数字,虽然枯燥,但还是请你捏着鼻子读完——


大境门是一座条石基础的砖筑拱门,门高12米,底长13米,宽9米;券洞外侧高9.4米,宽6米,内侧高9.5米,有铁皮大门两扇。顶部没有城楼,只有一个长12米、宽7.5米的平台,外有垛口,内有雉墙。大境门向西的砖砌长城约100米,长城顶部3米多宽的马道,直抵西太平山。内侧每隔二三百米就有一个烽火台。整体建筑形式朴实厚重,粗犷苍劲,它那限而不拘、内外一统的气势,使它在整个长城文化中显得独具魅力。


按照常理来看,一个新政权建立之初,战事未平,立足未稳,国是繁忙,随便拎出一件事,都比修一座城门重要得多。可为什么清政府刚一入关,便要急急忙忙地在长城上开凿大境门呢?


清世祖顺治皇帝爱新觉罗•福临先生当时是怎么想的,我们也不知道。下面引用的是专家的分析,信不信由你——


一是蒙古族与原明朝有着深刻的矛盾,但与清朝的关系挺好。清入关以前就已统一了蒙古各部,后来有的蒙古部族甚至参加了清王朝对明王朝的战争,并立有战功,如后来的外八旗。清王朝入主中原,北部边疆安定,增设大境门是开放的需要;


二是张家口经商的八大晋商,在清兵入关之前就与满州女真部族有贸易往来,曾对清兵提供过物资保障。清王朝入关后,将其封为“八大皇商”。八大皇商提出扩大贸易的请求,而原有的小境门实在狭小,货物出入不便,所以要再开个大境门。这是经济发展的需要;


三是立国未稳,中原的战争尚未完全平息,需要大量的物资保障,尤其是对战马的需求。所以,增开大境门扩大贸易也是战争的需要、政治的需要。


修建大境门的举措,从种种迹象上推测,大概是一个应急的措施,是在仓促中进行的。为什么这么说呢?


走进大境门门洞就会发现,基座的条石中有三块是刻有云纹的。这三块条石虽说都码放在基石的第四层,但不对称,不规范。可以断定当初不是专门雕凿的,很可能是“拿来主义”,从其它毁坏的建筑遗址上搬来的。而且基座条石的石料石质也不相同,可见不是从一个地方采集的,不属于一个批次。这说明,修建大境门的石料没有经过事先的准备,而是在仓促中凑合上来的。另外,按照关城建筑的惯例,大境门上应该建有城楼,而当时未修,也说明了这一点。


也就是说,修建大境门,是清朝建立之初政治、军事、商贸的需要,看上去挺迫切。但修是修了,可没有好好修,有点糊弄人的意思。

 


【太平山】


大境门地处交通要冲,它南承京都,北接大漠,东望山海,西连三晋,自古以来就是兵家必争之地,也是北方陆路贸易的重要口岸。在这座城门之下,踏过了多少脚步,走过了多少车马,发生了多少引人遐思的故事呢?


康熙12年(1673年)吴三桂起兵反清,康熙急征塞外八旗兵于张家口。大批骁勇善战的八旗兵从大境门进入中原,赶赴南方,为平定“三藩之乱”立下了汗马功劳。


不久,北方蒙古准葛尔部首领葛尔丹率部多次南下侵扰,使张家口来往于库仑(今蒙古国乌兰巴托)的商品流通蒙受巨大损失。于是“八大皇商”联名向皇帝上疏,请求出兵镇压。


“八大皇商”对清王朝的建立是出过力流过汗立达功的,他们的请求不能不重视。再者说,康熙本人也早就有平定葛尔丹的想法,于是君臣一拍即合。康熙36年(1697年)第三次亲征葛尔丹,其主力大军就是从大境门出发的。


当时,张家口的商人们一看皇上替自个儿出头做主,那还有什么话好说呢?于是自发组织起来,有钱出钱,有力出力,提供大量的军需。据说出征的时候,兵车隆隆,人声鼎沸。老百姓夹道欢送,沿街摆满茶水和糕点,就差没有唱“解放区的天是明朗的天”了。


这次御驾亲征与他的前辈朱祁贞不同,康熙皇上大获全胜,葛尔丹兵败自杀。

 


【大境门外石刻“内外一统”】


皇帝即将班师回朝,张家口的人民做好了迎接“子弟兵”的准备。这时,一个名叫张自忠的山西人动开了脑筋,他挥笔写下“内外一统”四个大字,并请工匠刻于大境门外的一处石崖上。按他的美好愿望,皇帝从此经过,远远就能看到这个摩崖石刻,看到了总要随口问上一句:“这是谁写的呀?”。接着就会提出要见见这个可爱的张自忠。于是,张自忠从此就可以飞黄腾达了!


可让张自忠先生失望的是,康熙归来的时候正值深夜,摩崖石刻上又没有打上景观灯,就算是皇帝也没有天生的夜视功能。张自忠的苦心算是白费了,好在他给张家口留下了一处景观,至今还吸引了不少游客。


康熙冷落了张自忠,但这次夜归却也留下了另一个美好的传说:那天午夜时分,康熙因故携少数随从先期到达大境门下,随从大呼开门,但守门卫士不管你好说歹说,百般巧语,就是不开门。磨到最后,一位直性子的守门人被叨扰的实在烦了,干脆撂下一句话:“就是康熙爷来了,今天也不开门!”。


这么轴的人,只怕日后有数不清的“小鞋”穿了吧。可康熙好脾气,他喝止了随从,在城下简单歇了一宿,军士在对面的山坡上站岗放哨,第二天早上大门打开才得以进城。


守门的卫士听说昨天晚上叫门的一干人马当中确有“康熙爷”,当时就吓瘫了。果然,皇帝传下话来,要亲眼见见昨晚守门的卫士。还好,康熙倒没有龙庭震怒,而是笑眯眯地让其中一个卫士去捡一块石头。这卫士不知何意,顺手随意捡了一块小石头就慌里慌张地回来了。皇帝让人称了一下,重三两二钱三。于是,他命人赏赐所有守门卫士每人三两二钱三银子。这时,守门卫士才知道皇帝并未加罪于他们,而是以这种方式加以褒奖,不由得喜出望外,山呼万岁。

 


【卧龙亭】


为了纪念这件事,人们在康熙睡过的地方建了一座卧龙亭,在对面山坡上建了将军亭。数百年来,这两座亭子不断得到修葺,至今完好。
因为正史中没有记载,我们也不知道这个故事是真是假。或许,善良的人们想用这个传说向后人表达什么?

自从平定葛尔丹以后,张家口200年间无战事。和平的环境,使它逐步发展成中国北方最著名的陆路商埠,张库大道成了一条重要对外贸易商道。

 


【大境门外“万国来朝”摩崖石刻】


大境门——这座万里长城唯一的门,这处长城修筑史上最后修建的地方,也是清王朝对长城唯一的一项修筑工程,它的修建不是为了“关”,而是为了“开”。


它既是通往蒙古、俄罗斯和西欧的商道起点,也是连接京津,幅射中原,直至岭南的贸易枢纽。它的开通,完成了一次中国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的巨大融合。

 

 

 【张库大道起点和路线纪念碑】


现在,让我们再把手指放到中国地图上,从东到西走下去,就可以看出,长城的走向,正是中国农耕文明与游牧文明相互交融的地带,而大境门无疑就是这两种文明融洽交汇的像征。

 

分享到:
收藏 分享 邀请

相关阅读

欢迎关注
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