燕赵文化网 网站首页 燕赵文学 查看内容

韩咏华散文:冬季到崇礼去听雪

2016-10-20 13:13| 发布者: admin|

摘要: 冬季到崇礼去听雪 文/韩咏华 如果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一定也听得见雪花的盛开,尤其生命穿过秋的门楣,款款相约了沉思的冬季。 2015元月的最后日子,承载文学助力冬奥的使命,张垣部分作家们在清水河畔旖旎晨曦中集 ...
冬季到崇礼去听雪

文/韩咏华

如果能听得见自己的心跳,一定也听得见雪花的盛开,尤其生命穿过秋的门楣,款款相约了沉思的冬季。

2015元月的最后日子,承载文学助力冬奥的使命,张垣部分作家们在清水河畔旖旎晨曦中集结。窗棂的冰凌,鸿儒的清欢,在才女桐桐的行动主题中欣然明朗——我们到崇礼去听雪!

“听雪”,只一个“听”字,让我们这些常年沉湎于青灯孤笺、不涉世事、只会摆弄文字的心情与雪花一起灵动起来。都说创作方法有百条、千条,但最根本、最关键的是要接地气。个别搞创作的,难免自以为是,自视清高,自命不凡。缺乏对自然的亲近,缺乏经风霜洗礼,两耳不闻窗外事,在象牙塔中闭门造车的字匠。

“听雪”,只一个“听”字,踩在坚实大地上的双脚,就生出了腾飞的翅膀,多了几许浪漫的情怀。“让人们看到美好、看到希望、看到梦想就在前方。”我们的目的地就在前方——崇礼滑雪场。

原想,这冰雪肃杀的深冬,既使是滑雪场,也不会有太多的人。谁不在周末的闲暇品味天伦的完满?谁不在冰封的日子躲进舒畅的静暖?谁不在温润的家中深锁一阕清幽?

然而,我错了。

停车场,车塞得满满当当,远远望去像晾晒的块块豆腐干儿。检票口,排着接踵而至络绎不绝的队伍。本来带队的同志是想让我们稍事休息的,可当来到能容纳几千人的休息大厅,才发现这里人满为患,座无虚席。只好站着环视简朴而不失豪华的大厅,这里兼有宾馆餐厅健身房吃住玩一条龙的服务设施。眼前,还有很多慕名而来的外国友人。环视四周,橱窗内雪橇、雪板、滑雪衣、头盔等雪具异彩纷呈,鳞栉罗列,像奁匣钗玉,静候他的主人。大厅中央的那组雕塑格外诱人,鹤仙云水,美人瀑发,与室外赋有动感和刺激的冰雪运动,形成强烈的反差,令人留恋。

人最多的地方,自然是滑雪场。虽然整个滑雪场有初、中、高级等多级滑道,但真正能驾驭高速雪道的,没几个人儿。大部分人都挤挤绰绰在短道或离休息大厅比较近几乎是平台的地方学滑或者试滑。好多人拿出相机,撒欢在雪地上。我们作家采风团挥舞团队的大旗和手中的小红旗,相拥欢呼,驻足存照。来这里的每个人,无论结伴还是独行,都在崇礼滑雪场书写着属于自我人生独特的一笔,这一笔有情有调,这一笔有雅有趣,这一笔有蕴有放。连冬日里仅存的一点寥落,也被这一笔挥舞得了无踪影。此时,如诗如画的滑雪场,更像暴青与勃发的三春,生机盎然,一片欢腾。

听雪,最好穿红色的衣衫。好像约好了一样,这天,燕儿穿了红色,敏与旭穿了红色,还有康巴诺尔的小瑛也穿了红色。在雪场白色的映衬下,红白反差,显得愈加唯美。我们或躺或卧,或静静漫步,如琼瑶之上的红玉,润润有韵,凛凛有声,温温有姿,婉婉有婕。又似袅娜羞涩的红枫,缭绕寻梦,翩然起舞,击节而歌,趣味无穷。我,随意穿了一件黑白相间且超大超厚的羽绒服,当时只想着御寒,没有考虑色泽的审美。而大家却说我这衣服更贴切清素的雪境。雪做纸宣,黑白图案的羽绒服,像水墨丹青的挥毫,除了契合中国元素,还有云淡风轻的苍劲与岁月成熟的稳重。在姐妹们一隅红藕的美轮中,弹指出半生烟雨的美奂。

听雪,需要静,应该是至静的状态。听雪,需要净,应该了无尘埃接近太虚幻境。因而,一个人听雪,很容易。只须闭上眼,自然就安遂视觉张开了听觉,你想什么,什么就是雪。听得见沉淀,听得见涵养,听得见静谧。让温婉的思绪,在心间开出禅意的花朵;让殷殷的感恩,贯穿此案抵达渡口彼岸;让一份对天地的感恩,拙朴成书写在张垣大地上的生命诗行。一个人听雪的孤独也因此变得富有,变得自由,变得从容,变得丰稔有声。

一群人听雪,则不易。即使你想闭眼,恐怕都难。尤其在崇礼这种有着洲际优势甚至国际水准的现代滑雪场。擦肩呼啸的不只是风,还有翩若惊鸿、宛若游龙的执橇健儿。他们如海鸥般,跌宕穿梭于海拔落差不同的雪道间。朗朗乾坤瞬时就荡起无数条跃动粼粼的弧线。弧线对接冬阳的万丈光芒,普照着塞外广袤的原野。设身处地,若没有“旗动风动心不动”亦或“人在桥上走,桥流水不流”的超然物格,恐怕不仅听不见雪,还会乱了菩提方寸。其实,生活从来不会也不可能依照谁的个人意愿绘制理想化的模板。我们往往需要喧嚣中秉持安详,诱惑中不失志向。即使睁大双目,惯看风物,依然能屏息日月,禅承内气,放眼宜量。于笃守心性中飞宇洞明,于喧嚣浮躁中岿然定力,于雪花绽妍中丰沛有节,于激情亢奋中稳得住心性。

做人,很多时候如禅中听雪。虚竹有低叶,傲雪无仰花。谷穗成熟后的谦虚,向日葵成熟后的内敛,让我们想起那首布袋和尚的插秧诗:手把青秧插满田,低头便见水中天,心地清净方为道,退步原来是向前。人生何尝不是如此?至刚易折,至柔无损,水利万物,无欲则刚。一个不懂得在自然面前顺遂,不懂在始祖面前拜谒,不懂在无情的现实面前适时低头疏辟新径,怎会有所成就呢?纵使能通达乾坤的雪花,最后还是要稳稳地降落大地,谦恭于大地,感恩与大地,归宿于大地。这,大概就是雪花有别于俗物的大乘气象与惠智所在吧。

为了节约时间,我们乘上缆车直抵云顶。缓缓上升的缆车,如莲花坐台,我仿佛听得见灵魂钟磬摆脱了尘嚣,与雪肌骨相融。此时,雪就是我,我就是雪。灵魂玄远,雪声曼妙。山巅百年紫桦与千壑松林,蟾宫叠翠,佛法空灵。

等我从禅境中愣过神来,发现缆车里一对北京夫妇,领着他们仅四五岁的女儿。小女孩儿从头盔到雪地靴,从防寒衣到手中的小雪橇,全副武装,英姿飒爽,甚是可人。我爱怜地拉着她的小手:“孩子,滑雪容易摔倒,你不害怕吗?”小女孩儿羞涩着摇摇头说“不怕”。孩子的父母说,孩子不到三岁,就领她来崇礼滑雪了。这里的环境,这里的气候,这里的松林,山水,孩子都熟悉也适应了。她一点也不害怕,就盼着冬天快快来。到了冬天就整天念叨着要来崇礼滑雪。领她去北京的滑雪场,孩子说不好玩儿。看见没,这丫头,超喜欢滑雪。自从滑了雪,基本没生过病,连个感冒也没得过!为了孩子,全家周五晚上就赶了过来,唯恐来迟,宾馆就没了床位。

听着他们的话,我心里有说不出的自豪感与骄傲感。我的家乡张家口,自古是人迹罕至的苦寒之地,大漠边塞,山高皇帝远。谁曾想,世事嬗变,日新月异。在张家口面积最小,人口最少的崇礼县区,因为有了莅临的雪,有了热情的雪,有了灵性的雪,有了报春的雪,有了负载着使命的雪,让天地万象皆为宾客,让这片处女地增添了无穷魅力,让张家口有了联手北京申办冬奥的鸿禧,让全世界知道了一个叫“张家口崇礼”的嘉讯。

冬季到崇礼来听雪,听得见塞北期待着的怦然心动,听得见高原苏醒后的鲲鹏扶摇,听得见崇尚礼仪的雪都渴仰为“有朋自远方来”的百年奥运,尽地主之谊。

冬季到崇礼来听雪,听到了祖国版图上张垣大地的脉动,听到了你胸中与我胸中的热血燎燃作2022冬奥的圣火,烈烈升腾,光芒卓硕。
                                                                                                                         
 2015.2.4
 
分享到:
收藏 分享 邀请
欢迎关注
回顶部